-

手機響起,看了一眼,有點冇興趣,但還是接了。

“吳老闆,找我有事?”

吳天照說道:“是這樣的,秦小姐,有個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這邊所剩的原石不多了,之前預定的那批貨,能不能稍微延後一下,我會儘快補齊。”

秦傾城眉頭一皺,說道:

“吳老闆,你可是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咱們合同上寫得清清楚楚,你這麼做屬於違約呀,咱們都是老朋友了,我也不為難你,不過上次見麵,你不是說還有富餘的嗎?是不是把我的貨給了彆人?”

吳天照笑著說道:“確實是給了彆人,本來我是留給你的,結果昨天葉凡過來,拿走了……”

“等會兒,你等會兒……”秦傾城打斷他的話,有些激動,道:

“你說什麼?你說昨天葉凡去找你了?”

吳天照說道:“是啊,我們前天不是約好了嗎?然後他就過來了,你不知道,他可是真神了,他幫我……”

“吳老闆,你停一下!”秦傾城再次打斷他的話,說道:

“你是說葉凡去你那兒拿貨?”

“是啊,怎麼了?”

“葉凡現在在哪裡?”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知道他的店鋪在哪兒。”

“在哪兒?”

“伏波東路256號!”

“吳老闆,再見。”秦傾城激動不已,掛了電話,說道:“老趙,伏波東路256號,馬上,快!”

伏波東路256號。

大大的店鋪擺滿了各種原石,有些雜亂,昨晚忙於搬下來,並冇有進行分類擺放,不過都放在相應的地方了。

店鋪內有兩人,分彆是楚明心和霍天南。

兩人麵對麵坐在茶幾麵前,時不時看著周圍的原石。

楚明心喝一口茶,說道:

“霍總,我認為讓嘉芸來這裡看點,屬於大材小用,她在商界能幫我獨當一麵,她在濱江省做得如何,你也看得出來。”

霍天南已經跟她說了很久,但這個女人堅決不同意讓餘嘉芸來這裡看點,她依舊不看好古玩一行。

主要是不相信葉凡能在古玩一行能有所作為,覺得葉凡隻是適合當醫生。

古玩原石,玩玩就算了,還要把她的大將派到這裡來,她心裡一百個不樂意。

霍天南心裡苦啊,說道:

“楚總,我明白你捨不得,但你可以去賭石界打聽一下,葉醫生最近在賭石界名聲極大,屢次開出帝王綠,他跟我說了,這些原石價值極大,而且隻能買賣少量,他有大用。”

楚明心還是不服氣,說道:

“他有大用?有什麼大用?上次問他,他不說,你知道嗎?他要玩,你也陪他玩,霍總,你是商界老人了,他隨便玩玩就算了,怎麼連你也摻和進來啊。”

就在這時!

吳天照帶著郭源潮來了。

聽到兩人的爭執,在質疑葉凡的能力。

“非也,非也!”吳天照走過來,看著兩人,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葉大師的未婚妻楚明心吧?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才子配佳人,著實漂亮。”

楚明心的容顏確實讓他覺得驚豔,氣場也不弱,和秦傾城的熱情奔放不同,她顯得有些高冷。

如同淤泥中的蓮花,可遠觀可不可褻玩焉。

葉大師驚豔醫學界和賭石界,唯有這般美人才配得上。

霍天南站起來,客氣說道:

“吳老闆,歡迎,歡迎,你能光臨,是我們店的榮幸。”

楚明心並不認識此人,有幾分疑惑,說道:

“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