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天南在店內,繼續招待吳天照和郭源潮兩人。

葉凡在醫館裡忙得熱火朝天,患者還在排隊,很多人點名要葉凡親自治療。

導致葉凡到現在都還冇休息過。

吃飯也是簡單扒拉幾口。

兩個美人出現在醫館,看到醫館的盛況。

努力擠進去。

想要走進葉凡的診室,卻被一個大媽攔住了,看著兩人,說道:

“喂,兩位,冇看到我們那麼多人等著呢嗎?你們想要插隊嗎?”

秦傾城有些無語,自己尋找了幾天的葉凡就在這道門的後麵,說道:

“大媽,你不認識我?”

大媽說道:“我為什麼要認識你啊?大媽我可不追星,我追的星是科學家,不認識你們這些娛樂圈的人。我告訴你,葉醫生說了,在這裡,按規矩辦事,不然我喊洪慶來了。”

洪慶是這裡的定心丸,保安,來這裡看病的大爺大媽們都很清楚。

這時!

王晴開門出來,看到兩人,微微一愣,說道:

“楚總,秦小姐!”

秦傾城問道:“葉凡在裡麵?”

王晴點了點頭,說道:

“葉醫生在裡麵就診呢。”

看向大媽,說道:“阿姨,他們是葉醫生的朋友,不是要插隊。”

兩人正要走進去。

一道高分貝的聲音從遠處襲來:

“狐狸精又來了?在哪裡?洪慶,洪慶,快來,把人趕出去!”

楚明月拄著柺杖,罵罵咧咧的走過來。

“姐,你也在啊。”楚明月拄著柺杖,瞪著秦傾城,說道:

“姐,就是她,她在勾引姐夫,她就是個狐狸精。”

在場大媽大爺們都一陣噓聲。

一直都知道楚明月是葉醫生的小姨子,但一直冇見過葉醫生的未婚妻,原來是她,不由得打量起楚明心。

出水芙蓉般美麗、不染淤泥的蓮花,美極了。

配得上我們的葉醫生。

秦傾城看著她,說道:

“楚明月,你嘴巴放乾淨點,你姐都不說話,你在這兒嚷嚷什麼呢。”

楚明月有些著急了,道:“姐……你看!”

楚明心看著秦傾城平靜、淡定的模樣,說道:

“明月,不要亂說話。”

秦傾城的風情萬種名聲她也是知道的,又不是對葉凡一人風情萬種,估計就是被誤會了。

秦傾城推開診室的門。

看到葉凡安然無恙,正在專心的給病人施針,頓時有些激動,走進去,喊道:

“葉凡,我還以為你……”

若不是楚明心在這裡,她想抱抱葉凡,自己失魂落魄幾天了。

終於見到活的了。

葉凡看過去,也看到了楚明心,露出笑容,說道:

“秦小姐、老婆,你怎麼來了?”

楚明心走進去,說道:

“我有點事要跟你聊,你先忙,忙完了再說吧。”

說完,轉身走出去。

秦傾城說道:“我先回去了,看到你就行!”

葉凡苦笑。

她估計是以為自己死了。

楚明心並未說什麼,不過覺得這裡麵有故事。

葉凡繼續治病救人。

一直到黃昏,終於下班。

還有很多病人排著隊,隻能明天再來。

大家也都表示理解。

葉凡帶著楚家姐妹出去吃飯,還喊來了霍天南。

聊著家常,聊著各自的生活遇到的事。

“最近我們在燕京開展的工作很順利,蕭家暗中幫助,還有孫家和莫家的明麵上協助,並冇有遇到太大的阻礙。”楚明心很平靜的說著,看向葉凡,說道:

“說說你的情況吧,這幾天你發生了什麼?”

葉凡看著她,問道:“你指哪方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