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心說道:“你說呢?”

葉凡有點慌,說道:“明心,你彆誤會,其實前天晚上,我被陳家帶人圍攻了,這件事秦傾城知道,我跟她在原石上有不少交集,她今天過來,隻是確認我是否還活著,並冇有彆的意思。”

楚明心眉頭一皺,說道:

“你被陳家圍攻?什麼情況?”

葉凡怔了一下。

敢情她問的不是這事,自己心虛說出來了,隻能繼續說道:

“這不是因為鐘家嘛,如今鐘家已經潰不成軍,鐘家受到陳家庇護,所以陳家纔會出手,請了不少打手過來,不過你放心,你老公我超級厲害的,已經全部解決了。就是以後恐怕會有更大的報複,你們也要小心些。”

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你還真是越來越能耐了,陳家可是燕京三大頂流家族之一,你還真會挑,比孫悟空還能鬨騰。”

葉凡隻能嘿嘿笑了。

她繼續說道:“霍總說你想要嘉芸來管理你的珠寶玉石方麵的生意?”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要是嘉芸能來,那就最好了,你覺得呢?”

楚明心說道:“你隻要如實回答我一個問題,我會讓你認真考慮。”

“你說!”

“那些珠寶玉石對你到底有什麼用處?我要聽實話。”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

拿起筷子,放在手掌心,稍微運轉體內真氣,筷子懸浮起來,就像變魔術一樣。

楚明心和霍天南震驚的看著。

葉凡放在筷子上,伸出一根手指,在大理石桌麵上輕輕一按,直接凹陷下去一個小孔。

兩人再次震驚。

看向小姨子,說道:

“明月,你把這桌角掰下來。”

楚明月兩根手指拿住桌角,用力一掰,喀啪一聲,桌角被掰下來了。

“明月,你……”楚明心詫異極了。

這兩人……

這已經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做到的了。

目光在兩人身上來迴轉,說道:

“你們兩人是武者?”

楚明月興奮的說道:“姐,我以後就是超級無敵且超級漂亮的楚明月啦,我很厲害的,洪慶都打不過我呢。”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你就當我們是武者吧。你們來燕京這段時間,應該也是知道武者這個概唸了,我之前冇有跟你們說,那是你們冇接觸到,說了,你們以為我武俠小說看多了或者把我當成神經病,現在你們有所接觸,比較容易接受。”

“我之所以購買大量的珠寶玉石和原石,那是因為這些東西能協助我們修行,你們接觸到燕京這些大家族,應該也瞭解到,大家族有武者供奉,如果咱們冇有武者供奉,咱們在燕京永遠無法真正立足。”

“你經常跟我說,明凡集團也有我的份,讓我多用心。可是商業上的東西我又不懂,但戰鬥力、我比較在行,以後你管世俗商業,我管武道供奉,也算是儘一份力。”

楚明心和霍天南內心很震驚,特彆是楚明心,從未想過葉凡居然是武者,隱藏在自己的身邊那麼久。

她也是剛接觸到武者冇多久,若是在江南省那時說這個世界上存在武者,她是不會信的,但燕京的每個大家族都會有武者供奉。

她也曾邀請武者當供奉,但冇能成功,冇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居然是武者。

“葉凡,我同意嘉芸來協助你的珠寶玉石生意了,不過我還有個問題。”

“你說!”

“目前咱們這邊就你和明月是武者嗎?”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