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到時候你們捎上我,我也想去看看。”

“冇問題,來,葉醫生,乾杯!明月,你也來!”

大家一飲而儘。

今晚的月色很美,月光之下,五人吃著燒烤,聊了很多關於各大家族的事。

如今商界格局依舊在變。

魯家的報複伊境內逐漸出來。

孫思瑩一口悶一杯茅台,說道:

“魯家算是徹底完蛋了,陳家在昨天出手了,而且很奇怪的是聽說這次出手的還有魯家的供奉對魯家人出手。”

葉凡隻是笑笑不說話。

魯家還會更慘!

葉凡說道:“我向你們打聽個人,葉辰,聽過冇?”

“葉辰?你說的是陳家的那個世俗強者葉辰?”孫立群有點好奇的問道。

葉凡點了點頭。

冇想到這葉辰還挺出名的嘛。

他繼續說道:“這個人我瞭解的不多,不過聽說他是陳家一等一的高手,基本可以說是世俗戰力天花板,但我聽說是個瘸子。”

孫思瑩說道:“我見過他,長得還可以,不過總是一臉冷冰冰的,有一股非常強大的氣場,總是我靠近他就有種害怕的感覺,就像是一隻會吃人的獅子,葉醫生,你怎麼突然說他啊?”

葉凡咬一口羊腿,說道:“我聽說這人很強,想著能不能收入麾下,我身邊的世俗高手太少了。”

看向洪慶,說道:

“洪慶,這人交給你收服,他也是一個兵王,據說還曾榮獲特等功,戰鬥力很強,不過以你的實力,應該可以戰勝他的。”

洪慶如今跟隨他修行很長時間,儘管還冇正式踏上修道之路,但身體、感官各方麵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隻要葉凡願意,隨時可以將他推上修道之路。

洪慶點了點頭,說道:

“葉醫生,若是打架,我可以打,但收服人心,我不太會。”

“冇事,你負責把他打趴就行,收服人心交給我。”葉凡思索一會兒,說道:

“你們都說他是一等一的高手,具體多強,我還需要親自考察一下,你們有冇有辦法接近他?”

蘇利群低頭,他冇辦法。

孫思瑩想了一會兒,說道:“我可以,給我一點時間,我有辦法約到他,不過出來的時候可能會有陳家人一起出來。”

葉凡說道:“無所謂,隻要能約到他就行。”

大家吃著燒烤,把酒言歡。

不得不說,葉凡的手藝還真是不錯。

一直到淩晨。

兩人也就不回去了,在彆墅裡睡下。

次日!

葉凡前往醫館上班。

大批患者早就在等候,看到他來,很興奮。

接下來的幾天,葉凡都在醫館上班,並冇有其他事情發生。

餘嘉芸也接到任命,從濱江省來到燕京,接手原石店鋪,葉凡跟她溝通一下,解答了她的很多疑惑。

霍天南也講了很多關於葉凡在賭石界的事,餘嘉芸很是詫異看著葉凡,冇想到葉凡還有這樣的本事。

在此期間,葉凡偶爾會去獨棟彆墅那邊檢查禿鷲等人的恢複情況,還會指導他們修行。

大批原石的靈氣基本被吸乾,蕭家又送來不少。

葉凡去一趟蕭家的修煉之地,幫他們佈置了一個陣法,看到幾個不錯的苗子,順便提點了幾句。

還把廖俊逸借給他們幾天。

藥浴配合身體穴位的一些破皮,可以有助藥效滲入。

終於迎來葉凡參與川島沙伊晚宴的日子。

這天!

葉凡正準備出發,消失了好幾天的秦傾城出現,攔截他的去路。

“葉凡,我勸你不要去,那是一場鴻門宴。”秦傾城嚴肅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