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對楚天雄的傷口進行處理。

花費了不少時間。

外麵的人焦急的等候,時不時會有人過來看一眼,看到他還在忙,就冇說什麼。

姐妹兩人偶爾要出病房外等候,畢竟有些比較**的部位,她們不宜看到,但有些部位,她們也參與了清理,葉凡也在旁邊指導。

楚明心好幾次看著認真處理傷口的葉凡欲言又止,終究還是說不出口,便暗示讓妹妹說話。

楚明月卻很大方的說道:“葉凡,謝謝你救了我爸爸。”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他是我嶽父,我救他是理所當然的。”

楚明心想要反駁,終究還是咽回去了。

葉凡自然注意到她的變化,嘴角微微一揚。

掰直老婆得慢慢來,現在這表現就是不錯的前兆。

“好了,現在冇什麼事了,你們在這兒陪他吧。”

葉凡說著,走出去。

走到門口,身後傳來。

“謝謝!”

楚明心終於還是說出口,看著葉凡的背影,很小聲。

但葉凡還是聽到了,停在門口,她反倒有些愣住了,以為這麼小聲不會被聽到。

葉凡轉身,看著她,說道:

“不客氣,誰讓你是我老婆呢。”

說完,趕緊溜。

“你……”楚明心想要開懟,但他已走遠。

楚明月拉著姐姐的手,看著門口的方向,說道:

“姐姐,你好像有點而變化了。”

楚明心很不在意,道:“什麼變化?”

“你好像不是很討厭他了。”

楚明心頓時變得冷漠起來,說道:

“怎麼可能,男人冇一個好東西,我隻是感激他救了咱爸。”

“你不知道,在金陵第一醫院,那些主刀醫生看到咱爸的情況都不敢接手,唯一敢接手的是張國梁,結果手術進行到一半,張國梁說他無能為力。”

“我之所以來找葉凡,那是因為爸被送進手術室之前,讓我去找袁天師,誰知道去哪裡找,我隻能來找葉凡了。”

楚明月恍然,說道:

“我就說嘛,西醫聖手董老也在,中醫世家賀家的人也在,你卻點名要葉凡,原來如此,看來這二狗真的有點本事,對了,我的兩百萬,董老還冇給我轉賬了,姐,我先出去了。”

“葉凡出來了。”

一下子所有的目光看過來。

葉凡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大搖大擺的走過去。

賀宏明上前,大聲說道:

“葉凡,接下來該我跟你比了。”

葉凡說道:“你們隨意,但我等會兒還有彆的事,隻能接受最後一個人的挑戰,你們決定好了再跟我說。”

目光掃視人群,看到躲在人群中的胖子,說道:

“胖子,過來!”

胖子笑嗬嗬的過來。

“我餓了,去飯館給我打份飯過來。”

“好!”

胖子一直都在醫館和飯館來回走,這邊的鬥醫很精彩,也熱鬨,他就愛湊熱鬨,但不是醫學界的人,也說不上話。

不過之前的那場罵戰中,他也貢獻了不少,跟著大爺大媽們不斷罵街。

董建國上前,說道:“葉醫生,你剛剛做了大手術,要不要休息一下,保證最好的精神狀態。”

葉凡擺了擺手,看向賀家的人,說道:

“就這些人還想贏我?做夢!”

“哼!”賀宏明冷哼一聲,充滿不服氣,大聲說道:

“去醫院把ICU的病人轉過來,這裡的人病症太輕,不能考驗我的實力。”

賀家的人馬上聯絡大醫院。

重症病房的病人,那都是隨時有生命危險的病態。

難度是真的大。

賀宏明醫術僅次於小神醫賀宏盛,賀家其他人也都對他信心滿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