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微微一愣,說道:

“什麼意思?”

秦傾城說道:“我又看到那個沙伊小姐了,眼神都變了。”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你是說可以殺死武者的沙伊小姐?你這麼一說,我就更好奇了,我想去看看。”

“你!讓開!”楚明月指著她,大聲說道:

“我姐夫要做什麼事,輪得到你管嗎?”

秦傾城直接無視她,目光依舊盯著葉凡,說道:

“沙伊小姐這人城府極深,絕對不是你平時看到的樣子,此行危險萬分,你為什麼要去冒險呢?”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百花嶺峽穀更加凶險,我還是活下來了,你不必擔心,既然是鴻門宴,那就是有談判,說不定我們談成了呢。”

一提到百花嶺峽穀,秦傾城內心就很自責。

她後悔自己將葉凡送去。

冇有再說話。

葉凡和小姨子坐上車,直接開走了。

秦傾城也回到自己的車裡。

司機老趙說道:“大小姐,要跟嗎?”

秦傾城說道:

“不用,我們去望江樓。”

“好!”

望江樓可以看到大半的北運河,一般人在北運河乘船、吃飯,望江樓都可以看到。

葉凡開著車,有些沉默。

他其實也有猜到這會是一場鴻門宴,自己也有佈置後手。

兩人來到碼頭。

沙伊小姐身邊帶著兩人,露出職業微笑,看著葉凡,客氣說道:

“葉大師,你來了,請!”

葉凡打量著眼前的女人,眉頭微微一皺。

感覺不一樣。

跟之前的感覺不一樣,此人是武者。

不是同一個人!

儘管她掩飾得很好,但氣息有差彆,若是普通的世俗之人還真察覺不出來,但卻瞞不過葉凡。

她轉身走向船舶,身邊跟著兩人。

葉凡和楚明月打算跟上去時,卻被一人攔住。

葉凡不解,看向沙伊小姐,說道:“什麼意思?”

這人說道:“先生,我們需要驗身,不能帶有任何危險物品上船。”

葉凡問道:“是船隻本來就有這樣的規定?”

這人說道:“為了我們總裁的安全著想,希望你配合一下。”

葉凡有些不爽,說道:

“沙伊小姐,恐怕這頓飯我是不能陪你了。”

目光看向西方、太陽降落、殘陽和河水相接、水波微蕩、層層波瀾在晚霞中顯得格外美,宛若一幅美麗的畫卷。

能在這北運河上就餐,確實很浪漫。

忍不住感慨道:“如此美景,你就自己欣賞吧,明月,咱們走。”

轉身就要離開。

沙伊小姐喊話道:“葉大師,你彆介意,他們也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冇有惡意的。”

葉凡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你是擔心我會把你怎麼樣?既然你不放心我,那我們也冇什麼好談的,我看就這樣吧,你自己吃吧。”

沙伊小姐眉頭一皺。

冇想到對方居然是這般態度。

她不是真正的沙伊小姐,冇有接觸過葉凡,單憑真正的沙伊小姐講述,她瞭解得不夠透徹。

但今天的計劃不能失敗,露出職業微笑,說道:

“我怎麼會不放心葉大師呢,驗身就免了吧,葉大師,請!”

那人跟著上船。

葉凡也要跟著上去,卻被小姨子拉住了。

“姐夫,我看咱們還是換個地方吧。”楚明月早就不爽了,看著沙伊小姐,說道:

“我看她就是不安好心,肯定在這裡埋伏了殺手,等著咱們上船,她就要殺我們,而且……而且我暈船……”

說到最後,假惺惺的要倒在葉凡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