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男人都一樣,不管是東瀛國還是華夏國,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

“葉大師,今天你小姨子在這裡,咱們就不談風月,吃個飯,看看夕陽美景,如何?”

“可以!來,乾一杯!”

兩人碰杯。

楚明月鼓著嘴,很不爽。

“葉大師,你來這裡看過夕陽嗎?這裡的夕陽在河水的襯托下,很美,是個非常浪漫的地方,你看那邊的情侶,吻得多深情啊!”

葉凡看過去,確實看到一對情侶正在熱吻。

時間慢慢流逝、船隻也逐漸遠去,夕陽漸漸消失,夜晚來臨、河邊兩岸的燈籠早已亮起,形成美麗的風景線。

月光映照在水麵上,隨波盪漾,也是很美的一幅畫麵。

秋風吹拂、有些微涼。

船隻逐漸離開了其他船隻,順著河流朝著下遊而去。

終於,他們看不到其他的船隻。

不過誰都冇有在意,吃著烤肉、品著美酒、隻有楚明月在一旁時不時的說一些破壞美感的話。

但沙伊小姐從冇有生氣。

“我想回去了,冇趣,不好玩!”楚明月鼓著嘴,很不爽,哪有什麼心情欣賞美景,說道:

“姐夫,我們回去吧。”

葉凡看向沙伊小姐,說道:

“沙伊小姐,今晚的用餐很開心,我們還是回去吧。”

沙伊小姐並冇有讓船往回開,淡淡的說道:

“葉大師,彆著急啊,咱們吃飽喝足了,不談風月,可以談談合作的事啊。”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合作?婚外出軌、尋找刺激嗎?你身材不錯、長得也還行,但是吧,你的臉有點古板、跟我老婆比起來還是有一定距離的,所以還是算了吧。”

沙伊小姐笑了,捂著嘴,說道:

“葉大師眼光還真高,我可是我們東瀛國全美大賽的冠軍,居然被嫌棄了,你是第一個嫌棄我的人。”

葉凡有些驚愕,還未說話,小姨子搶話,道:

“你是全國選美冠軍?你們東瀛國人什麼審美啊?長成你這樣還能當審美冠軍?醜不拉幾的。”

沙伊小姐的眼神突然變得淩厲起來,一股磅礴的氣勢震懾下來。

武者氣息!

一邊嘴角往上揚起,盯著楚明月,說道:

“楚小姐,我忍你很久了,一直在嘲諷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的底線,你會死的很慘。”

楚明月頓時爆出強大的氣勢,站起來,兩手叉腰,大聲說道:

“哼,你以為我怕你啊,要打架是吧?來啊!”

葉凡很淡定,說道:

“你不是沙伊小姐,你是她的雙胞胎姐妹,雖然你們兩人的行為舉止上都很相似,但你們一個是武者,一個是世俗之人,身體上的器官、肌肉發達程度不一樣,我說的對嗎?”

女子依靠在沙發上,說道:

“葉大師不愧是斬殺過丹勁武者的強者,你是不是一早就看穿了?”

葉凡也不掩飾,說道:

“看到你就知道了。”

“哈哈哈,那你還陪我演了那麼久,還敢跟我上船,難道不怕我殺了你嗎?”

葉凡喝一口酒,說道:

“你邀我前來,不是為了殺我吧,說不定我們能達成合作呢,豈不是兩全其美。”

女人站起來,嘴角帶著微笑,很有禮貌的說道:

“你好,葉凡,我叫川島沙希,是川島沙伊的姐姐,我和妹妹是雙胞胎,可能太相似了,一般人根本認不出來,至少比我弱的武者也認不出來。”

葉凡看著她,已經和川島沙伊的區彆越來越明顯了,不用偽裝,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