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隻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扭曲。

嘩啦啦!

河水被刀芒劍勢影響,不斷濺起,大量的水花被激盪足足有兩三米的高度。

葉凡手中的銀針紮入體內。

眼眸冰冷,拿著陰陽尺,化作一道劍光,在這明月之下,彷彿如同月光般皎潔,卻帶著無儘的殺意。

劍勢起,周圍的劍氣肆意狂暴而來。

濺起的河水隨著劍勢不斷舞動,彷彿化作一個個小小的利刃。

“就算無法使用全力,殺你們還是冇有問題的。”

葉凡眼眸冰冷,渾身爆發出來的氣勢越發強大。

要壓製體內毒素的同時,還要應對眼前這四人,但足矣!

劍芒橫掃,如同彎月,一隻手護住已經失去戰鬥力,癱在身旁的小姨子。

劍勢驚駭、無數的水珠相隨而去,彷彿化身小小的利刃。

“納尼?”

“這怎麼可能……?”

幾人震驚!

看著葉凡的彎彎劍芒切斷他們的刀威劍勢、同時破防,劍勢在眼前崩塌。

不僅如此!

那彎彎的劍芒還殺過去。

“就是現在!”

船尾一道刀芒瞬間暴起。

拔刀術再現!

那位罡勁武者再次施展拔刀術,這一次隻拔出刀身的三分之一,凝聚出來的刀威卻比剛纔還要強。

刀芒霸道橫推、斬破一切,頗有斬破天地之大勢,一往無前的橫推所有。

葉凡的餘光看過去,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我等的就是你!”

手中陰陽尺分開,陰尺呼嘯過去,迎上他的霸道刀芒。

直接來個正麵對抗。

拔刀術霸道、強大,葉凡的劍術淩厲、鋒銳。

兩者碰撞的瞬間!

無儘星火迸濺,在這月光之下形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啊……”

一聲聲慘叫傳來。

陰尺擋住了拔刀劍芒、冇能及時救下這四人,全部被劍芒擊中,橫飛向天空、濺出大量的鮮血染紅了皎潔的月光。

噗通……

四人紛紛落水,頓時把河水染紅,大量的血液瀰漫,順著河流不斷擴大範圍。

罡勁武者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殺來的陰尺,餘光也看了一眼墜河的四人,有一絲擔憂,不過他現在也感覺到很吃力。

對方的劍芒正在切割他的刀勢,破防是遲早的事。

這人太強了。

即使身中劇毒依舊用這樣的實力。

太可怕了。

鏘!

再次拔刀!

又一道強大的刀芒殺來,同一個方向、瞬間襲來。

和劍芒碰撞。

激射出來的星火更加密集,更多。

嘩啦啦……

戰鬥餘波激盪在河水裡,水麵被掀起一陣陣巨浪,足足有七八米高。

船隻也被顛簸的很嚴重,船身已經開始分裂。

鏘!

劍芒破襲兩道極強的刀芒,殺向前方而去。

直奔罡勁強者。

他臉色驟變,麵色驚駭,快速再次拔刀,臉色已經有些蒼白。

連續三次拔刀消耗太多的精力。

拔刀術是一種非常消耗精力、精神力和體力的刀術,這人連續拔刀三次,每一次都凝聚出最強的一刀。

身體有些支撐不住。

終究還是扛不住。

劍芒斬去。

“啊……”

他充滿不甘,被劍芒橫切,胸口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大量的血液流淌。

噗通!

墜入河中。

嘩啦啦!

幾人騰出水麵。

葉凡看過去,一共三人。

本想迅速殺掉,不過腳下的船已經承受不住這樣的戰鬥衝擊,四分五裂。

急忙一隻手抱住小姨子。

往河麵跨出一步,踩在河麵上。

踏水而立,平穩站著,任由河麵掀起巨大的浪濤也影響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