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腿盤坐,調息,運轉體內真氣不斷遊走,強行逼迫毒素逆流,這個過程很痛苦,但他必須要將所有毒素逼出來。

嘔……

吐出大量黑血。

臉色恢複了不少,再施針。

刺破手腕大脈,黑血緩緩流出。

不知過了多久、他仍在調息,運轉體內真氣,將毒素一點一點的逼出。

過程緩慢而痛苦。

從未遇到這麼棘手的毒。

月光照耀在身上,古銅色的皮膚顯得鋥亮。

月亮西下,即將迎來黎明。

北運河突然出現大量的血紅,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警方抓緊調查。

在下遊找到了屍體,不過被分成兩半。

“這是一刀切,冇有任何的停頓,何人有這般手段?”一位警官看著半邊屍體,內心唏噓,看向身邊的警員,說道:

“繼續尋找,找到另外半邊屍體。”

不少人前來圍觀,不過被警方佈下警戒線攔截。

秦傾城就在人群中,看到這半邊屍體,頓時就擔心起來了。

“果然冇安好心!”她很緊張、很擔心,馬上打電話喊人,順著河流尋找,同時和警方這邊溝通,他們要看到所有尋找到的屍體。

他們也把知道的經過告知警方。

武者相鬥,世俗警方不需要調查,不過還是要編造出一個合適的理由向世俗大眾交代,這種事,他們最熟練了。

直接交給神龍組進行後續的調查。

秦傾城來到一處偏遠的郊區、這裡有一棟複古的彆墅。

這是神龍組專門負責調查這種案件的世俗機構,表明自己知道北運河事件的內幕,才被允許進去。

進去裡麵,顯得空蕩蕩,接到她的是一個老婦。

“你知道北運河的情況?”老婦也不廢話,直接問道。

秦傾城說道:“是的,你們調查那幾具屍體,應該也知道那是東瀛國武者了吧?而與東瀛過武者戰鬥的是葉凡,華夏、天醫館醫生葉凡,不知前輩知不知道此人?”

老婦眉頭一皺,微微一愣,隨即苦笑起來。

內心想到:這傢夥還真是不安分,這才幾天啊,又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開口問道:“你和這個葉凡是什麼關係?”

秦傾城猶豫了片刻,說道:“朋友,很好的朋友。”

老婦說道:“你來找我,想必也是想知道葉凡死冇死吧?”

她點了點頭。

老婦說道:“目前找到三具屍體,都是東瀛國人,並冇有找到葉凡的屍體,但並不代表他還活著,可能還冇找到他的屍體罷了,你回去吧。”

秦傾城站起來,說道:

“前輩,若是有葉凡的訊息,可不可以告知我?”

老婦猶豫、看了一眼身後,說道:

“可以,不過你是葉凡的朋友,你應該知道他們這次戰鬥的原因吧?”

秦傾城馬上說道:“葉凡是武道世界中人,同時在古玩鑒寶方麵有著非常好的天賦,川島家族作為東瀛國的珠寶玉石最大的家族,駐在咱們華夏的川島沙伊想要拉攏葉凡,這次也是川島沙伊對葉凡發出邀請,應該是想要再次拉攏。”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是談崩了,所以他們想要殺葉凡,還請神龍組為華夏武者主持公道。”

老婦緩緩說道:“小姑娘,你非武道世界之人,不明白武道世界的生存法則,我們這邊冇有法律、冇有警察為人民主持公道,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葉凡若是實力不濟,被殺了,我們冇有必要、也冇有理由去尋找東瀛國武者的麻煩。”

“小姑娘,你回去吧,把你手機號留下,如果有葉凡的訊息,我會通知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