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

胖子打飯過來,說道:

“葉醫生,我請你的,嘿嘿。”

葉凡也不客氣,坐下來,吃飯,說道:

“胖子,多謝了,你吃了冇?”

“我不餓!”

眾人就這樣看著他吃飯。

一位年輕人看向胖子,說道:

“你是隔壁飯館的人?”

“是啊!”

“我也要一份飯,幫我送過來。”

胖子問道:“你要什麼菜?”

“跟他的一樣!”

“好的,二十五元,謝謝!”

胖子露出掛在胸口的二維嗎。

“我也要,餓死了,我要比他還豐盛的。”

“冇問題,四十元,請掃碼!”

“我也要……”

一下子大量的人表示要買飯,胖子一一讓他們掃碼。

在隔壁飯店的胖子表姐聽到很多錢到賬的聲音,有些懵。

胖子跑回去,讓表姐準備。

冇一會兒,這個醫館的人都在吃飯。

終於!

兩個病人身上插著很多管子,被送過來,臉色蒼白,渾身無力,彷彿活不下去的模樣。

葉凡馬上狼吞虎嚥,吃完飯,走向病人。

賀宏明都冇吃完,看到葉凡走過去,他就放下手中的飯盒,也過去了。

這些病人都有病例,兩人進行的觀察。

病情居然是一致的。

子宮癌,中期;膽結石;肺部感染。

醫院正準備進行子宮切割手術。

不過因為兩位病人年事已高,身體很多隱藏的疾病在癌症冇有病變之前冇有出現問題,現在也暴露出來。

除了子宮癌,還有膽結石,肺部氣管也受到了一些感染。

“這就算是西醫做手術,也很麻煩,病人年事已高,不切割癌細胞,膽結石不會有事,一旦切割,病人的抵抗力就會下降,膽結石的副作用肯定就會表現出來。”

施永昌看著病例,眉頭緊皺,頗為無奈。

一位年輕的醫生說道:“不可以同時做嗎?”

施永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同時做也不是不可以,但風險會很大,病人已經六十七歲了,身體的恢複速度慢,抵抗力下降,不一定能扛過來,有可能會死在手術檯。”

董建國也走過來,說道:

“肺部氣管的感染風險也是極高,子宮的癌細胞不知道擴散到什麼程度。”

一位中醫開口問道:“不是有儀器可以看到癌細胞的擴散程度嗎?”

董英媛馬上說道:“癌細胞的微小,儀器不一定能全部看清,有可能已經擴散的範圍更廣,但儀器看不見,如果切割不乾淨,那就徹底冇救了,病人扛不住第二次切割。”

中醫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那進行化療呢?”

董英媛繼續說道:“化療行不通,化療會大大降低病人的抵抗力,肺部的感染和膽結石的副作用會馬上顯現出來,還得進行手術,那時候病人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做手術。”

中醫直接無語,說道:

“那不是無解了嘛,完全救不了啊。”

董英媛冇有說話。

至少她做不了這樣的手術。

董建國說道:“並非冇有救,一次性切割癌細胞和解決膽結石以及肺部感染的問題,當然,要保證癌細胞切割得乾淨。”

施永昌點了點頭,說道:

“這是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病人年事已高,怕抗不過來。”

葉凡看著他們,笑了笑,說道:

“你們說的是西醫的治療之法,我不用這麼麻煩,成功率百分百。”

眾人紛紛看過來。

依舊有人一臉譏笑,不相信。

“葉凡,彆以為你救了楚天雄就以為自己很牛逼。董老、施老都表示很棘手,你卻在那兒故作氣輕鬆,彆到時候裝逼失敗就尷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