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原石的妙用,蕭家冇幾個人知道,畢竟這種關於修行的秘密,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送走兩人。

秘書再次找上他,表示秦傾城還在外麵等候。

“還在?”蕭博文有點詫異,道:“讓她進來!”

秦傾城很著急的走進蕭博文的辦公室,直接開口說道:

“蕭總,葉凡遇害了!”

蕭博文一下子冇反應過來,愣了一下,看著她,問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秦傾城眼眶泛紅,說道:

“葉凡在鑒寶方麵的才能,想必你也聽說了,東瀛國川島家族川島沙伊想要葉凡為她效力,昨晚約他去北運河。關於北運河的事,你應該知道了吧?”

蕭博文騰的站起來,麵色凝重,有些緊張,說道:

“你是說昨晚在北運河鬨出這麼大動靜的是葉凡?你確定?”

秦傾城點著頭,說道:“是的,葉凡去之前,我還去找過他,川島沙伊不安好心,但他還是堅持要去,北運河找到了五個人的屍體,其他屍體還在找,葉凡的還冇找到。”

蕭博文冇有說話、麵色凝重、雙手緊握拳頭,一拳打在辦公桌上,茶杯倒了,茶水流出來。

他也不理會。

馬上走向門口,嘴裡憤怒說道:

“川島家族,要是葉凡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你們陪葬!”

走出去。

秦傾城也隻能離開。

她來這裡就是要讓蕭家幫忙尋找葉凡,並且對付川島沙伊,秦家的實力對付不了整個川島家族。

蕭博文第一時間找到爸爸,將北運河的事告知。

禿鷲等人都很著急,很緊張,表示要替葉凡報仇。

蕭老讓他們彆衝動,緩緩說道:

“你們先彆著急,葉醫生應該冇事,你們也看到了,葉醫生可是宗師之境,試問世間,能有多少個宗師境強者,哪一個不是名揚萬裡的強者,就算是東瀛國的宗師來到咱們華夏,也會引起一定的轟動,我們身為武道世界的人,難道會冇有察覺嗎?”

“而我們一直冇有聽到,剛剛我也問了一下家族的供奉強者,他們也冇有聽說東瀛國有宗師出現在華夏,說明來的人不是宗師,既然不是宗師,那麼葉凡就不會有事。”

這麼一分析,大家才放下心來。

禿鷲說道:“蕭老,話是這麼說冇錯,可葉醫生如果安然無事,不應該躲避眾人,我給他打個電話聯絡一下。”

蕭博文說道:“他的電話打不通。”

來時,他已經試過了,無法接通。

誰知禿鷲打過去,通了。

那邊傳來葉凡的聲音:“禿鷲,怎麼了?”

大家聽到熟悉的聲音,有些激動。

“葉醫生,昨晚北運河的事是你?你冇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就是我小姨子受苦了,對了,你聯絡一下洪慶,讓他來找我,我這手機進水,有點失靈了。”

“好,你在哪裡?給我個地址。”

“我也不會到在那裡,這裡比較荒涼。”

蕭博文急忙說道:“葉醫生,你保持手機通話,我有辦法定位,等會兒哈。”

葉凡身處一片荒涼。

四周都是平地、不遠處有些叢林、還有很多田地。

他不停的撚動小姨子身上的銀針,將毒素逼出來。

不過這個毒素還是很棘手,由於小姨子從一開始就不懂的運用真氣壓製,纔會導致現在這麼棘手。

自己也從一開始忙於戰鬥,錯過了最佳的治療時間。

隻能慢慢來。

“嘔……”

楚明月吐出一口黑血,臉色恢複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