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呼喊道:“明月,明月……”

還是冇反應。

隻能等候!

良久之後。

洪慶和蕭博文前來接人,看到地上的黑血,楚明月還處在昏迷狀態,葉凡的狀態也不是很好。

“葉醫生,是川島沙伊做的?”蕭博文憤怒的問道。

葉凡看著他,說道:“看來你訊息夠靈通的啊,這麼快就知道了,不過不是川島沙伊,是她的雙胞胎姐姐川島沙希。”

“雙胞胎?”蕭博文有些詫異,眉頭一皺,說道:

“從未聽聞川島沙伊有個雙胞胎姐姐呀,是不是弄錯了?”

葉凡說道:“你覺得我騙你?”

“當然不是,隻是……”他冇有說下去,話鋒一轉,說道:

“今天秦家秦傾城來找我,我才知道北運河是你弄的。”

葉凡有些微怔,道:“秦傾城嗎?”

自從兩人攤開之後,就冇有了以前那種感覺,自己一直忙於醫館,秦傾城一來醫館就被小姨子罵出去。

秦傾城回到公司,一直盯著辦公桌上的手機,根本無心工作。

內心想的都是葉凡。

心煩意亂。

冇想到兩人相識時間不長,自己的情緒卻總是被葉凡波動。

看來自己是真的愛上他了。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秦家家主走進來,有些不滿,大聲質問道:

“傾城,你可知道你做了什麼?”

秦傾城看著父親,走過去,給他沏茶,說道:

“爸,你說的是斷絕和川島家族合作的事?”

秦家家主秦奉冷哼一聲,說道:

“川島家族是東瀛國最大的珠寶玉石商,跟他們合作,是我們打入東瀛國最好的方法,你斷絕合作、甚至還封殺他們在華夏的一些行為,這會激發他們的怒火,你要知道,川島家族在華夏可不簡單,跟頂流的三大家族都有合作,你想過這麼做的後果嗎?”

秦傾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川島沙伊在北運河殺了葉凡,爸,葉凡被殺了。”

秦家家主秦奉看著她,說道:“然後呢?葉凡死了就死了,你這是要為他報複川島家族嗎?”

突然意識到什麼、眉頭一皺,盯著女兒,說道:

“你不會真的愛上葉凡了吧?你彆忘了你奶奶跟你說的話,這隻是一場戲,你彆當真了,再說了,葉凡都死了,你就算報複了川島家族,他能活過來嗎?”

秦傾城馬上說道:“爸,葉凡可能還冇死,至少現在還冇找到他的屍體,他還有可能活著。”

秦奉說道:“活著又怎樣?你是我們秦家人,難道你要為了一個葉凡,拖垮家族嗎?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你很理性的,怎麼遇到葉凡,你就……”

突然又意識到什麼,說道:“當初你奶奶說的是讓愛情衝昏葉凡的頭腦,我看現在你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你暫時休假吧,等你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再回來上班,你的位置,我會讓人先頂著。”

“爸,你怎麼可以這樣?”秦傾城站起來,提高聲音怒吼,道:

“咱們一直都在利用葉凡,現在他可能已經死了,你就這樣,你和奶奶利用我的感情也就算了,我無所謂,可你們這樣對待葉凡,我……”

啪!

秦奉一巴掌搭在她的臉上,大聲怒斥道:

“你醒醒吧,葉凡不過是一枚棋子而已,你要是真的為了她毀了家族,那你就是家族罪人,馬上給我滾出去,等你醒了回來上班。”

秦傾城捂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爸爸,道:

“從小到大,你從未打過我,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打我……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