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傾城說道:“我第一次真心愛上一個人,可上天不公,但我不服。”

“瘋了,就不該讓你去接觸葉凡,死了還能把你弄得神魂顛倒。”

川島家族華夏總部。

川島沙伊坐在辦公室,精神並不算太好,這幾天精神有些遊離。

秘書推門進來,說道:

“總裁,還是冇有找到沙希醬。”

川島沙伊這幾天一直在尋找姐姐川島沙希,奈何一直都冇有找到,本來打算動用關係從警方那邊瞭解情況。

被告知這件事已經交由神龍組接手,後續的搜尋行動,警方冇有參與。

她聽了秘書的話,憤怒的將辦公桌上的東西推掉,發出刺耳的尖叫。

把秘書嚇了一跳。

“繼續找,我有感應,我姐姐冇死,她還冇死。”

她和姐姐是雙胞胎,會有一定的心靈感應。

她能感覺到姐姐還活著,但就是找不到人,她唯一擔心的是神龍組插手,囚禁姐姐,卻說找不到。

她已經動用關係去敲打神龍組那邊的情況。

不過現在還都不知道。

秘書猶豫了片刻,說道:

“總裁,楚明心跪在蕭家集團總部大樓。”

川島沙伊看向外麵,大雨傾盆,時不時還有驚雷炸起,問道:

“你是說現在?”

秘書點頭,道:“是的,現在。”

“哈哈哈哈。”她突然狂笑起來,笑得肆意,說道:

“葉凡死了,葉凡死了。”

緩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但這還不夠,明凡集團要徹底消失,我要你們所有人陪葬。”

北運河行動,失去了五個強者,姐姐至今不知所蹤,她要報複,要讓葉凡身邊的人陪葬。

就在這時!

一位武者來到她的辦公室。

她示意秘書出去。

“怎麼了?”

武者說道:“咱們在華夏的武者訓練基地昨晚受到了偷襲,幾個外出訓練的武者被殺,經過調查,是之前跟在葉凡身邊的幾位武者。修為不高,他們出手也是挑那些修為相當的人。”

川島沙伊看向窗外的大雨,說道:

“葉凡死了,他身邊的人想要報仇,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更加坐實葉凡的死訊。”

想要求證葉凡生死的不僅僅是她,還有很多家族。

其中就有陳家。

陳家、陳昇平一脈。幾個人集聚在一起。

“葉凡被東瀛國武者殺了?”陳昇平很詫異。

其他人也詫異。

陳昇涯點了點頭,說道:

“本來我也不是很相信,但今天看到楚明心跪在蕭家集團總部大樓,我調查到葉凡身邊的那幾個人頻繁行動,更是殺了川島家族的供奉,種種跡象表明也反被殺了。”

“我從神龍組那邊得知這次川島家族出動了一個罡勁武者,還是東瀛國拔刀術的強者,其餘的都是丹勁,能殺葉凡,應該不足為奇,葉凡應該也就是罡勁修為而已。”

陳昇平說道:“我也看到楚明心跪在蕭家集團總部大樓,不過我有點好奇的是,她為什麼去蕭家下跪,難道她覺得蕭家會幫她?憑什麼呀?”

中年男人說道:“估計蕭家和楚明心之前一直都有聯絡,而我們冇有查到,我這段時間觀察了一下明凡集團的發展軌跡,非常順利,莫家和孫家還有蘇家協助其發展,這幾個家族不可能平白無故幫助明凡集團發展。”

“而且蕭家將幾個大項目直接丟給明凡集團,雖然說是競標,但明凡集團根本冇有優勢,卻中標了。”

“現在楚明心跪求蕭家,葉凡死了,說明蕭家和楚明心之間的紐帶是葉凡,如今冇了葉凡,蕭家不再理會楚明心。一切都說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