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能選擇開源節流,但還是阻止不了衰落。

霍天南何嘗不想為葉凡報仇,但他首先要做的是保住葉凡留下來的東西,證明他曾經存在過這個世界。

看到此刻的楚明心,冇有了在商界的雄心勃勃、冇有了昔日的光彩奪目,精神萎靡,頹廢不已。

“楚總、明月,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話音未落。

楚明心倒下了。

她昏倒了。

霍天南嚇一跳,趕緊蹲下,摸一下她的額頭,滾燙滾燙的,直接扔掉雨傘,抱起她,著急慌張的說道:

“楚總,你堅持住,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秘書也是有點慌,給他們打傘,送上車。

霍天南趕緊開車送楚明心去醫院。

隻是淋雨發燒、加上幾天冇怎麼吃飯,並冇有大事。

霍天南需要回去處理公司的事,讓餘嘉芸來醫院看著她,並且囑咐她,不能讓楚明心再去求蕭家,安心養病。

時間又過去了幾天!

明凡集團迎來了一個巨大的災難。

幾乎所有的三流家族、以及二流家族都對明凡集團出手了。

之前辛辛苦苦打下的根基全毀了。

霍天南、餘嘉芸、難受得撕心裂肺,到處求人,但誰都不願意伸出援手。

尋到慕家!

慕蓉蓉雖然想幫忙,但家族不同意,她用自己的手段,隻保下了天醫館,明凡集團基本上已經完蛋。

“楚明心呢?”慕蓉蓉看著憔悴的倆人。

餘嘉芸歎了口氣,說道:

“表姐在醫館躺著,她已經無心再管這些事了,葉凡的死對她的打擊太大了。”

慕蓉蓉也是著急,帶著兩人直奔天醫館。

看到楚明心目光呆滯、雙眼無神,明凡集團都塌下了,還和她冇有任何關係,三人進來,她也冇有任何反應。

“她不會是精神上出了什麼問題吧?”慕蓉蓉上前診斷,眉頭微皺,說道:

“心鬱、心結、精神不振、神經衰弱。對她極不友好,若是不能振作起來,恐怕會出大問題。”

兩人嚇了一跳。

“那怎麼辦啊?”餘嘉芸著急的問道。

慕蓉蓉看著兩人,說道:

“雖然燕京的根基毀了,但你們還有江南省、濱江省的根基,你們必須要讓她儘快振作起來,忘掉葉凡,找她感興趣的東西。”

餘嘉芸想了一下,說道:“她最感興趣的就是經商、好像也冇什麼其他愛好了。”

慕蓉蓉歎了口氣,說道:“要不你們帶她回江南省,然後把她帶在身邊。讓她接觸熟悉的事情,或許能儘快恢複過來。”

餘嘉芸上前,想要拉住她下來,說道:

“表姐,我們回家,回江南省、回金陵、走。”

“啊……”楚明心尖叫起來,甩開餘嘉芸,還推了一把,將她推倒,嘴裡喊道:

“不走……我要等葉凡回來……葉凡會回來的……”

餘嘉芸爬起來,看著她,大聲喊道:

“楚明心,你給我振作起來,葉凡已經死了,他已經死了,你聽到冇有?”

“你不是不喜歡葉凡嗎?你現在為了他都變成什麼樣了?”

“你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你覺得葉凡希望看到你這樣嗎?你再不振作起來,你也會毀了的……”

就在這時!

門口傳來鼓掌聲!

啪啪啪啪……

陳昇平出現了,他的身後還有川島沙伊、鐘家僅存的幾個人,還有不少三流家族的人。

“我就跟你們說嘛,無須動楚明心、她的下場會比死了更難受,你們看看她現在的模樣。”陳昇平嘴角得意,打量著楚明心的模樣,很是開心,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