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博文冇有坐下,掃視眾人,說道:

“諸位,戰爭正式開始了,想必你們也都知道最近三家族之下的那些家族都被陳家主導、聯合起來對付明凡集團吧?”

“我召開這次會議的目標就是要讓明凡集團成為二流家族、掃蕩所有攻擊明凡集團的家族、包括咱們蕭家庇護的那些家族,需要進行一定的改革。”

所有人都一臉懵。

小聲說著話,並不瞭解為什麼突然這樣。

關於葉凡和肖博文的計劃,這些人是不知道的。

他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我不是來給你們解答疑惑的,我是來佈置工作的,第一個開刀的就是莫家和孫家、而這一切應該如何執行、大肆宣揚還是低調行事,這纔是關鍵,你們彆自作主張壞了我的計劃……”

蕭博文開始了自己這邊的行動。

而另一邊的葉凡和小姨子坐在小平房裡。

眼前站著禿鷲、洪慶等人,他們身上都有一定的傷勢。

“看來你們最近修為精進不少啊,禿鷲最為明顯,徐月婉也不錯,墨幺,你跟龍泉劍的磨合怎麼樣了?”

墨幺看著他,有些激動地說道:

“葉醫生,我發現我用以前的方式催動龍泉劍時,發揮出來的威力有限,但你教我的那種方法,非常厲害,我現在雖然隻是外勁巔峰,但我昨天殺了川島家族的一個化勁初期,嘿嘿。”

徐月婉也說道:“我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和川島家族、以及燕京各大家族的供奉周旋,增加了很多的戰鬥經驗,而且我們在原石的幫助下,每次都能很快恢複傷勢、從中感悟,修為精進了許多。”

徐老頭說道:“葉前輩,咱們人都到齊了,你就釋出任務吧,我們堅決執行。”

葉凡看了一眼外麵,十二位丹勁武者走進來,說道:

“我要等的人到了。”

“見過葉前輩!”

十二位丹勁武者齊聲說道。

他們的眼中隻有恭敬,略帶一絲恐懼。

葉凡的強大,他們是知道的,壓製得他們無法反抗,隻有服從。

禿鷲等人之前在百花嶺峽穀中遠遠看到過這些人,但並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樣的存在,此刻感覺到十二人散發出來的無形威壓,內心極為震撼。

丹勁武者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極強了,至少一位丹勁武者就可以殺他們所有人。

這樣的強者卻屈服於葉凡。

葉凡很淡然的說道:

“你們的身份不需要再隱藏了,從今往後,你們就在陽光下生活吧,我知道燕京各大家族中很多供奉武者都是你們的朋友,但你們也應該清楚,武道世界的規則,所以我不希望聽到或者看到你們手軟的表現,如果他們不死,你們就會死!”

“第一個家族,莫家、你們四人過去,可以不殺,但必須阻止,如果不能阻止,那就殺了。”

他說的很淡然,彷彿事不關己。

繼續說道:“第二個家族,孫家、你們八人過去,同樣可以不殺,但如果是其他家族供奉過來,格殺勿論!”

“你們應該知道蕭家的家主蕭博文吧?他會安排你們,你們聽命行事就行。”

一位武者說道:“葉前輩,有些可能會是我們的同門……”

“你覺得你還是他們的同門嗎?”葉凡眼眸淩厲起來,掃視十二人,說道:

“在百花嶺峽穀,你們不是也殺了他們嗎?他們還會把你們當成同門?你們現在是我的人,不屬於任何一個宗門,如果你們下不去手,那我會親自要了你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