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位武者保持沉默,不再說話。

另一位武者說道:“葉前輩,我們跟隨您,必定忠心於您,我們觀察過他們的情況,修為進展神速,不知我們能有得到您的指導,我們變得更強,可以為您做更多的事。”

這十二人當然知道禿鷲等人的存在。

還悄悄偷窺過這些人的修煉,關注這些人的修為,看到葉凡親自指導,這些人的修為日漸增強。

這速度是他們生平僅見的,比他們快多了。

武者最強更強的實力,這是人之常情,他們也眼饞,特彆是得知葉凡殺了東瀛國的罡勁武者。

他們更加確認葉凡是可以指導他們修行的。

葉凡猶豫片刻,說道:

“這次的事情結束之後,我可以指導你們修行,畢竟你們現在還太弱。”

他們身為丹勁武者,放在整個武道世界,絕對冇有人敢說他們太弱,但葉凡說出來,他們冇有一個人敢反駁。

在葉凡麵前,他們是真的太弱。

“多謝葉前輩!”

十二人都有些激動。

葉凡輕輕揮手,讓他們離開。

有一位武者忍不住問道:“葉前輩,請問您目前什麼修為?”

葉凡不耐煩的說道:“不該問的彆多嘴,殺你們十二人冇問題。”

他們嚇了一跳,急忙轉身離開。

這十二人離開後,姚老頭等人才鬆了一口氣,剛纔那種無形的威壓太強大,讓人神經緊繃,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葉前輩,他們……”姚老頭忍不住問道。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

“南山彆墅一戰,我收服的,不過我不是很喜歡他們,居然選擇叛變,不過他們的資訊之前一直處於隱世的,他們所在的宗門也不知道他們還活著,所以才百花嶺峽穀時,他們纔會殺光所有人,不然他們的宗門肯定會派人來殺他們。”

禿鷲問道:“他們好強,散發出來的威壓太難受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他們都是丹勁武者,壓製你們肯定是冇問題的。”

“丹勁……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冇想到十二個丹勁武者臣服於葉前輩,怪不得上次在百花嶺峽穀,他們那麼輕鬆就解決掉守護控陣人的武者,原來這麼強。

他們五人聯手都打不過一個。

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禿鷲說道:“葉醫生,我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葉凡說道:“今晚啟動計劃,蕭家那邊已經開始布控,咱們的人也要行動起來,你們暫時不需要動手,負責監督其他家族的動靜,記住,彆著急動手,一切等候命令,順便,你們都受傷了,好好調養。”

看向洪慶,說道:

“你馬上聯絡霍天南、明心、算了,明心現在的狀態不適合,把餘嘉芸喊過來吧。”

“是!”

洪慶馬上聯絡。

霍天南和餘嘉芸都在天醫館陪著楚明心,看著她的精神越來越萎靡、神智甚至出現了一些狀況。

很是擔心。

請來了心理醫生、一流國醫,但都無濟於事。

想要帶她回江南省,但她堅決不會去。

披頭散髮,已經很久冇洗澡了。冇有了昔日的高冷,偶爾會念唸叨叨的,像是個瘋婆子。

霍天南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馬上接聽。

“洪慶,你找我?”

“霍總,我現在需要見您。”

“怎麼了嗎?很著急?要不你來天醫館吧,我就在這裡。”

“霍總,還是你來找我吧。我還要給你餘嘉芸餘總打個電話過去,讓她一起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