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跟我在一塊,洪慶,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找到葉醫生的屍體了?”

“是的,你們趕緊過來吧,我給你發定位。”

嗡……

霍天南的腦子瞬間一片空白、臉色變得蒼白如紙、手機都拿不穩,往後踉蹌幾步,餘嘉芸急忙扶住他。

“霍總,你……你冇事吧?”

霍天南看向床上披頭散髮的楚明心,說道:

“找到……葉醫生的屍體了……”

餘嘉芸也是怔住了。

久久反應不過來。

“啊……葉凡……葉凡在哪裡……”坐在床上的楚明心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一下子蹦起來,抓住霍天南的手臂,使勁搖晃,呆滯的雙眼有了一些神情,緊緊的盯著他。

“葉凡……葉凡……在哪裡?”

霍天南看了一眼洪慶發過來的定位,說道:

“我們過去一下吧。”

“我也要去,我要去……要去……”楚明心緊緊的抱住他的手臂。

霍天南看著她的狀態,不適合出門,但卻被緊緊的抓住。

餘嘉芸無奈的說道:“帶她一起去吧,讓她死心了,才能重新振作起來。”

不僅如此!

王晴、高雅溪、廖俊逸得知了,也要跟著去。

索性全部帶過去見一見葉凡的屍體。

孫家,集團總部。

蕭家一位高層走進來,身後跟著一批法務部的人,無人敢攔,趕緊打電話通知孫家家主孫天磊。

孫天磊正在和重要客戶見麵,被秘書打擾,本來還挺生氣,一聽到是蕭家的人來訪,急忙起身跑出去。

“蕭經理,您怎麼來了?怎麼不提前通知一聲,我好去門口接您呢。”孫天磊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到下班時間了,說道:

“蕭經理,這馬上就到飯點了,咱們找個地方邊吃邊聊。”

蕭經理踩著高跟鞋、一臉嚴肅、說道:

“我怕你吃不下飯,也會影響我的食慾,咱們還是在辦公室談吧。”

孫天磊有種不祥的預感,隻能賠笑,說道:

“蕭經理嚴重了,能跟您吃飯,是我的榮幸,既然您想在辦公室談,那就在辦公室談吧。”

蕭經理說道:“讓你們所有高層先彆急著下班,有需要的時候,他們需要到場。”

孫天磊急忙給她開門,然後說道:

“好的,我馬上安排。”

終於來到辦公室。

孫天磊親自沏茶,站在一邊,戰戰兢兢,有點不敢喘氣。

要知道當初的魯家是如何被摧毀的,蕭家家主親自到場,下達命令,讓魯家直奔火葬場,今天雖然來的不是蕭家主,但也是高層。

蕭經理看向身邊的秘書,拿過一份檔案,放在桌麵上,隨後依靠在沙發上,端起茶杯,品了起來。

“孫天磊,你看看這裡麵的東西能不能讓你們孫家所有高層鋃鐺入獄!”

廢話不多說,直奔主題。

孫天磊卻早已被嚇的臉色蒼白,渾身一顫。

下意識的翻開第一個檔案夾。

頓時滿臉震驚和驚恐。

撲通!

直接跪下!

雙眼泛紅、佈滿血絲、苦苦哀求道:

“蕭經理、我……我錯了,求求您放過我吧,我們孫家一直以來都冇有做過對不起蕭家的事,對不起,我錯了。”

“我再也不敢了,這隻是我一時的貪慾……”

蕭經理瞪了他一眼,說道:

“你冇做過對不起我蕭家的事?你還真說的出口,繼續看後麵的。”

孫天磊又翻開,整個人麵色蒼白如紙,心如死灰。

如同晴天霹靂。

跌坐在地上,低著頭,說道:

“蕭經理,我認罰,但求您放過我孫家,我求求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