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經理擺了擺手,讓她彆說話,道:

“你們都是孫家的高層,我現在給你們一條活路,一條生活在陽光下的道路,那就是奉行我所說的,否則你們的下半輩子要麼在監獄、要麼在地獄,自己選擇吧。”

指著桌上的檔案夾。

這些人馬上翻開。

頓時一個個臉色蒼白不已。麵色驚恐。

終於明白為什麼作為家族的孫天磊跪在地上。

撲通……

一批人集體跪下。

剛剛你說話的那名女子大聲說道:

“我覺得孫思瑩是我們家族中最合適的人選,家主之位,她擔得起,從今往後,我一定輔佐她,直到我死,孫思瑩是我們家族的天才。”

其他人馬上說道:

“孫思瑩當家主,我完全冇有意見,他是我見過最合適的人了。”

“孫思瑩的經商天賦是我目前見到過僅次於蕭經理的,她當家主,完全冇問題。”

“……”

一個個變臉比翻書還快。

蕭經理冷笑、搖頭,說道:

“你們現在有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輔佐明凡集團,要讓明凡集團絕地反擊,觸底反彈,最低的目標不能比你們孫家低!”

這纔是她親自來此的目的。

“明凡集團?”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當初拋棄明凡集團的可是你們蕭家,如今又要撿起來。

這是搞的哪一齣啊?

彆這麼讓人捉摸不透好不好?

一中年男子鬥膽上前說道:

“蕭經理,明凡集團如今已經破敗不堪,而且蕭家不是已經放棄明凡集團了嗎?”

蕭經理掃視眾人,說道:

“誰跟你們說,我們蕭家放棄明凡集團?你們自己做的好事,現在就得自己收拾殘局,我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我隻給你們三個月的時間,如果做不到,那就去蹲監獄吧。”

大家都倒吸一口涼氣。

完全不懂蕭家的操作。

孫思瑩也有些驚呆了。

“鑒於你們之前如此對待明凡集團,你們是不是應該做出相應的賠償?”蕭經理看向身後的法務部人,拿過一份合同,說道:

“你們看看,這是我幫你們劃分的賠償條款,如果冇問題就簽個字,有問題馬上說。”

大家翻開。

頓時臉色大變。

賠償一百億現金,以及四分之一的產業,這些產業還都是非常有潛力,賺錢最快的,這是在割孫家的血啊。

但麵對蕭經理,無人敢反駁。

蕭經理自然是知道他們屈服於蕭家,心中不服,卻不敢反駁,說道:

“你們也不必太多的擔心,我們蕭家這次行動,便是要改變整個燕京除了三大頂流家族之外的商界格局,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你們了,隻要你們把握住了,可以變得比現在更強。”

“扶持明凡集團,也不是你們孫家一家之力,還會有很多家族跟你們一起,所以給你們三個月時間,足夠了。”

大家突然有點恍然!

蕭家這段時間對明凡集團的拋棄,隻是在憋一個大招。

終於開始放大招。

類似這樣的場景,不僅僅出現在孫家。莫家的更加嚴重,幾乎所有人都心驚膽戰,大氣不敢喘。

蕭家高層發話,他們隻有執行的份,冇有一個敢說不字。

做出的賠償也不小。

坐在高堂之上的蕭家高層,說道:

“我知道你們心中有氣,我也冇必要跟你們解釋這麼多,當初我們讓你們扶持明凡集團,如今你們做了什麼?自己心裡清楚。”

“你們也不必灰心,我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二流家族的吳家即將迎來毀滅、三流家族的高家也即將毀滅,你們可以去搶奪他們的市場,能不能行就看你們的本事了,從今往後,我不希望看到你們做任何一點對明凡集團有害的行為,你們的一切都要以明凡集團為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