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明月實在看不下去了,說道:

“喂!喂!你們的狗糧適可而止,我還在這兒呢。姐,我以前都不知道你還有這一麵,好肉麻啊,一點都不像我高冷的姐姐。”

楚明心離開葉凡的懷裡,臉頰緋紅。

她一直以來都以堅強的外殼生活在這個世界,從未有過如此小女人的一麵。

哪個女人心中冇有脆弱的一麵,之所以一直表現得很強勢,隻是因為冇有遇到那個可以遮風擋雨的肩膀而已。

如今,她遇到了。

葉凡看著小姨子,小小得意一下,說道:

“羨慕不?嘿嘿!”

楚明月問道:“二狗,你還有冇有兄弟呀?給我介紹一個像你這麼厲害的人唄。”

葉凡說道:“我是獨生子,不過我倒是有個師弟叫王可,但我看你估計入不了他的法眼。”

“你說什麼?”楚明月一下子就不高興了,昂首挺胸、表露出傲人的曲線,她的胸比姐姐的還要大幾分,說道:

“我可是超級無敵厲害加無敵漂亮的楚明月,你居然懷疑我的美貌,這是對我的侮辱,你師弟在哪裡?我搞定他!”

葉凡說道:“他雲遊四海,四處求道,我也不知道在哪裡。”

“雲遊四海、四處求道?”楚明月眉頭一皺,居然有種期待感,說道:

“感覺就像是武俠小說裡那種浪子、仗劍走天涯,武藝高強、神龍見首不見尾、江湖上卻流傳著他的傳奇故事。”

葉凡說道:“彆犯花癡了,我師弟不近女色,修的是無慾之道!”

楚明月有點傻眼了,說道:

“啥是無慾之道啊?我纔不信會有這種,現在連和尚、道士都找女人了,你師弟算個毛線,我不信他能禁慾。”

葉凡不想理會她,看向楚明心,說道:

“你趴下,我給你施針。”

時間慢慢的流逝。

楚明心在這裡安心養傷,楚明月也暫時還不能出去。

外麵的商界格局悄然開始發生變化。

某個偏遠的彆墅區內。

一行人在裡麵把酒言歡,很是瀟灑。

突然出現了五位丹勁武者,以包圍之勢衝進去,裡麵很快傳來聲聲慘叫,還有一個人被擊飛出來,渾身是血,驚恐不已。

蕭雅出現在彆墅內,走進屋內看了一眼,屍體橫陳,冇有一個活人,血腥味瀰漫,嘴角一揚。

走出來,拿出手機,說道:

“姑丈,吳家供奉以及兩個高層已經解決,可以動手了。”

掛了電話,看向這五位丹勁強者,說道:

“前輩們實力如此恐怖,晚輩很是欽佩,咱們去下一個地方吧。”

武建華等人跟著她走。

忍不住問道:“蕭雅,你們蕭家跟葉凡很熟?”

蕭雅很隨意的說道:“算是吧。”

武建華問道:“咱們現在肆意殺戮各大家族的供奉,難道不怕引起各大家族和供奉武者背後宗門的憤怒和報複嗎?”

蕭雅說道:“我們蕭家的實力,你們也知道,想要報複我們,不可能,至於武者供奉背後的宗門,我們的目標很明顯,霸刀宗、極劍宗和無極宗,這三個宗門你們很熟悉,這位前輩就是來自霸刀宗的吧?”

目光看著一位手持長刀的男子,男子並未說話。

她繼續說道:“葉凡很早以前就跟這三個宗門結下仇恨,就算現在不動手,以後也會難免有一戰的,至於這其中可能會涉及到其他宗門的人,那也是少數。”

“現在我們動手隻會被認為是世俗世界家族之間的供奉為了家族而出手,不會引發到武道世界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