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人沉默了一會兒。

他們想到的,蕭家和葉凡早就想到了。

一名女子問道:“葉凡如今是什麼修為?”

蕭雅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宗師境!”

嘶……

五人倒吸一口涼氣!

宗師境,太強了,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吳家!

家族企業總部大樓。

張長建親自帶人前往,身後跟著來自各個部門的人。

門口的保安都不敢攔截,隻能打電話通知隊長,隊長通知高層、高層通知家主。

層層通報,張長建等人已經來到總裁辦公室!

總裁辦公室內無人。

秘書把他們帶到會議室。

吳家眾多高層在這裡開會,看到張長建身後跟著一批人,頓時就慌了。

張長建不僅身居高位,更是蕭家女婿。

吳家受到蕭家庇護,一直以來都是以蕭家馬首是瞻。

“張處長,您……您怎麼來了?”吳家家主急忙走過來,陪著笑臉。

張長建目光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人都在這兒呢,那就好,不用一個個叫過來。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開會了?”

“冇有,冇有!”

大家紛紛表示冇有。

哪敢說有啊!

張長建看向吳家主,說道:“你們開的什麼會呀?”

吳家主急忙說道:“從昨晚開始,我們吳家的供奉還有一些人總是出現意外,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不正在商議解決對策嘛!”

張長建走過去,和他肩並肩,說道:

“不用商議了,我可以告訴你們答案,是我蕭家做的。”

頓時在場的吳家人一臉不解和詫異。

張長建也不多廢話,看了一眼秘書,秘書馬上走向每一個吳家高層身邊,放下一份檔案夾。

有人迫不及待的翻開,頓時臉色慘白如紙,急忙合上,麵色驚恐不安。

張長建要的就是這個表情,說道:

“你們吳家身為六大二流家族之一,理應是全國眾多企業的表率,好榜樣,可你們都做了些什麼?”

啪!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聲嗬斥道:

“偷稅漏稅、販賣客戶**、開發出來的APP強製獲取客戶的資訊,淨做些違法犯罪的行為,今天各個相關部門的人,我都帶來了……喂,你要乾嘛?打電話嗎?”

手指著一個想要打電話的人。

那人急忙放下電話。

“把你們所有手機放在桌麵上,誰若是敢碰一下,我保證你們在監獄裡度過下半生。”

大家紛紛把手機放出來,話都不敢說,大氣不敢喘。

他看向帶來的相關部門的人,說道:

“你們馬上去徹查!”

這些人轉身出去。

吳家人真的急了。

一查一個準,在座的一個也跑不了。

撲通!

一個婦女離開椅子,跪在地上,雙眼泛著淚珠,說道:

“張處長,我錯了,我們吳家一直以來都效忠蕭家,求求您放過我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求求您了。”

吳家主也說道:“張處長,我們錯了,這次一定是我們哪裡做得不夠好,您指出,我們一定改正!”

其他人紛紛認錯,哀求。

張長建冷哼一聲。

這些人也都很清楚,吳家的這些事又不是最近纔有,而是一直以來都有,那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是安全的,今天纔出事呢。

肯定是最近做了什麼蕭家不滿意的事,隻要解決了,這些小問題,蕭家都可以幫忙解決掉。

蕭家可是涉及軍政商三家的大佬。

苦苦哀求十幾分鐘。

張長建歎了口氣,喝一口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