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的明凡集團想要在兩個巨大的家族鬥爭中存活下來,也需要把握時機,掌握關鍵,不然明凡集團也可能會變成炮灰。”

葉凡和蕭家啟動反撲計劃第三天!

商界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動靜,明凡集團重立雛形。

原本參與摧毀明凡集團的一些家族發現不對勁。

經過調查,發現其背後是孫家和吳家給予了極大的幫助,直接要求麵見這兩家人。

約在飯局上!

“孫總,吳總,你們怎麼回事?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現在所做的事會遭到陳家的報複?”

說話的是秦家家主秦奉,第一個開口質問。

孫天磊馬上說道:“秦總,諸位,我正式向你們說明一下,我已不再是孫家家主,三天前就已經退位,如今的家主是我女兒孫思瑩,我今天來這種場合跟你們見麵,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說罷,站起來,請女兒坐下。

孫思瑩坐下,看著大家小聲議論,自己不曾言語。

終於三流家族韋家家主不解,問道:

“孫總,這是為何啊?你們孫家在你的帶領下,一直都不是挺好的嗎?怎麼這麼突然?”

孫天磊還想說什麼。孫思瑩打斷了,說道:

“各位,這是我們家事,就不用跟你們解釋了吧。”

孫天磊也就閉嘴了。

之前女兒多次在他麵前請求不要聯手對抗明凡集團,但家族冇有一個人聽她的,如今蕭家重新啟動扶持明凡集團。

他們之前每一個參與的人都得到了相應的懲罰。

秦奉看向孫思瑩,說道:“最近你們孫家把四分之一的產業送給明凡集團,還有大量資金,這不是在扶持它嗎?明凡集團是咱們一起摧毀的,如今你們這麼做,是不是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啊?”

孫思瑩看著他,說道:

“秦總,我們孫家怎麼做,那是我們的事,無須跟你解釋吧?如果你們把我們喊來,就為了讓我們給你們一個交代,我認為可以解散了。”

“你……”秦奉冇想到這小丫頭居然這般態度,說道:

“孫思瑩,就算你現在身為家主,但論歲數,我是你的長輩,你這是什麼態度啊?”

孫思瑩很平靜、連蕭家家主我都敢懟,你又算得了什麼,說道:

“孫家現在我說了算,從今往後,我們孫家不會參與對付明凡集團的任何行動,並且堅決維護和明礬就團的合作,之前斷了的合作全都恢複。”

態度很強硬,不容置疑。

秦奉直接不知道如何回答,目光看向孫天磊,隻見他兩手一攤,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隻能將目光轉向吳家家主。

吳家主說道:“蕭家,我吳家受到蕭家庇護,還需要解釋嗎?”

秦奉以及在場的人瞬間明白。

孫家和吳家都是受到蕭家庇護,而這兩家接到了同樣的指令。

扶持明凡集團、作出賠償,他們根本無法抗衡。

有一個女人站起來,看向吳家主,說道:

“吳總,我有一事不明,為何你們家族要摧毀高家?僅僅三天時間,高家從一個西醫世家,直接出現各種問題,是你們出的手吧?”

吳家主嘴角一揚,說道:

“什麼時候你一個三流家族的人可以站起來質疑我們吳家的決定了?我在這兒告訴你們,下一個對付的就是你們在場的家族,而你這個三流家族就是我吳家的下一個目標,我明確告訴你,你們的後果會更慘。”

這個女人頓時臉色大變,說道:

“為什麼?我們無冤無仇,就算有摩擦也都是商界的正常摩擦,你這般言語是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