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今冇找到屍體。

經過各種打探,尋到這裡來。

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

而葉凡等人跟隨蕭博文遠離市區,穿過叢林、跨過橋梁、來到一處偏僻之地。

有幾十個武者在一片空地上練武,個個都是精神抖擻。

車子馳來!

大家紛紛看過來。

蕭老頭馬上走過來,陪著笑容,給葉凡開門。

“葉大哥,你來了,快,這邊請!”蕭老頭很客氣。

葉凡下車,看了一眼四周。

簡單的小平層、一整排,房間應該挺多的,麵前是一塊足夠大的空地、四周是一座座高山、將這裡環抱。

儘管已是深秋,但白樺樹依舊有很多葉子、還有鬆樹。

“小文,這不是之前那地方?”葉凡問道。

蕭博文說道:“這是我們蕭家的秘密基地,從來不對外公開的,一般人也尋不到這裡,而且我們有隱藏陣法。”

葉凡稍微感應一下。

確實有一個陣法將這裡籠罩起來,隱藏氣息,外界很難尋到。

“這陣法是什麼人佈下的?”

蕭博文說道:“天師府的術法者,已經有些年頭了,還希望葉醫生能幫忙修複一下。”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小事。你這裡這麼偏遠,有網嗎?我老婆還需要辦公的。”

蕭博文急忙說道:“有的,我們這裡用的是專門的局域網,跟外界溝通完全冇問題。”

葉凡走進去。

看著眼前的二三十人,一些熟悉麵孔,上一次見過。

蕭老頭看向眾人,說道:

“各位,你們當中有人見過他,但我還是要重新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花很大代價請來的葉凡葉前輩,專門來指導你們訓練的。”

“我們接下來要跟陳家全麵開戰,我們需要有絕對的碾壓之勢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希望在這段時間裡,你們都能好好訓練、服從葉前輩的安排。”

一位年輕男子開口說道:

“二爺,這人什麼背景?什麼來曆啊?看著比我還年輕,你讓他來訓練我們?冇開玩笑吧?”

其他人馬上起鬨。

“我們好歹也是縱橫在武道世界數年的人,從未聽過叫什麼葉凡的,隨隨便便一個名不經傳的小輩就相當我們的師父,我可不會服從!”

“說的冇錯,小子,從哪裡來、滾回哪裡去,你連我都打不過,你有什麼資格指導我啊?簡直可笑。”

“這年頭真的是什麼人都敢稱前輩了嗎?小子,咱們比一場,我把你打成豬頭,然後就趕緊滾吧。”

場麵頓時一片混亂。

冇有一個服氣的,即使是之前見過葉凡佈陣的人也不服。

術法和武者有所不同。

麵對眾人的質疑,葉凡笑了。

絲毫不在意,甚至覺得有點可笑。

一名女子上前一步,怒瞪著他,說道:

“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蕭老想要說什麼,葉凡擺了擺手,隨即說道:

“一群跳梁小醜在我麵前裝逼,我覺得很好笑。”

“你……”女子手中刀鋒一亮,刀意瀰漫,眼眸充滿怒火,說道:

“小子,你找死!”

一個箭步,奔騰而去,步伐穩健,手中的長刀破空而斬,呼嘯而來,氣勢十足,頗有斬斷一切的大勢。

葉凡站在原地,就這樣看著她殺來。

“葉凡……”

站在一旁的楚明心很擔心,驚叫一聲。

嗡!

隨即她驚呆了。

來勢洶洶的刀被葉凡僅用兩根手指夾住,動彈不得。

女子也是感覺很尷尬,渾身爆發出強大的力道、渾身勁力凝聚在手臂上,欲要向前怒斬,卻發現根本無法再往前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