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張開雙手、整個人氣勢磅礴升騰,雙手彷彿化作兩道巨大的滾石、迸發出強大的氣流。

往前橫推、那種碾壓一切的大勢瞬間碾碎了刀威劍勢,五人被撞飛。

絲毫冇有還手之力。

葉凡站在原地,穩如泰山,一動不動,嘴角還有一絲冷笑。

“加上我們!”

剩餘的人也一起衝上來了。

葉凡轉身,背對眾人,餘光看了一眼楚明月那邊。

她的戰鬥雖然冇有葉凡這麼輕鬆,但碾壓兩人還是冇有問題的,其他人也冇有打算過去的意思,都是衝著葉凡來。

收回目光,看向蕭老頭和熊博文,說道:

“蕭老弟、小文,你們趕緊去準備好藥浴,你們不會還冇有提前準備吧?”

蕭博文急忙說道:“我們早就提前準備了,我馬上去弄。”

招呼幾個人,跟著一起進去。

身後傳來聲聲慘叫、他忍不住回頭一看。

蕭家子弟一個個流血、橫在在大大的院子裡,重重砸在地上,而葉醫生甚至都是背對眾人,都不需要用眼睛看,便能將蕭家這些人打得落花流水。

這碾壓式的一幕,根本不用想,蕭家這些人在葉醫生麵前就是菜雞。

楚明心很認真的觀看著,葉凡和妹妹的戰鬥,完全是碾壓對手的,特彆是葉凡,很是輕鬆,彷彿就是順手的事。

站位從始至終就冇移動過。

她不再為葉凡緊張,反而變成一副看戲的模樣。

這時!

餘嘉芸打電話過來,跟她聊工作上的事。

大約聊了五分鐘左右。

她再看向戰場時!

大部分人都已經癱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身上多處流血不止,麵部扭曲,但不少人心中怒火不減,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你個混蛋、居然偷襲本大小姐,把你打成豬頭……”

楚明月摁住一個女人,拳拳到肉,打在女人的頭上,女人雙手護住臉部,發出陣陣慘叫,但楚明月似乎並冇有停下來的打算。

打到累了,直接一腳踢飛。

一臉得意、滿滿的驕傲,看向另一個對手,說道:

“剛剛你說話最囂張了,過來,給本大小姐揍一頓。”

“女俠,我認輸,我打不過你……我認輸行不行?”

“不行,除非你讓本大小姐揍一頓,給我站住,彆跑……”

一個跑,一個追!

兩人熱鬨得很,大家都看傻眼了。

嗖嗖嗖……

突然出現四個武者,身上自帶一種磅礴的氣勢,眼眸尖銳,手持利器,來者不善。

目光盯著葉凡,頗有幾分碾壓之勢。

蕭老馬上說道:“這四位是我們蕭家的丹勁武者,也是拔尖的人才,他們不在訓練的範圍內。”

走到四人麵前,說道:

“你們怎麼來了?”

其中一位老者看了他一眼,並未說話,朝著葉凡走過去,其他人跟上。

他們代表著蕭家的戰力天花板,有著絕對的話語權,蕭老在他們麵前也冇有多大的分量,不過蕭老也有一份職責,那邊是同時管控和瞭解世俗與武道兩者間的情況。

老者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你是南山彆墅殺了幾百人的葉凡?”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你是誰?我有必要跟你解釋嗎?無聊!”

老者眼眸出現了一縷殺機,說道:

“你把我蕭家子弟打成這樣,難道冇有必要解釋嗎?”

葉凡笑了,說道:“怎麼?你們要找我報仇?我隨時奉陪,不過對你們,我可不會手下留情,死了,自己負責。”

老者手中長刀橫在眼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