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早就聽說過你,一直想找機會跟你來一場正麵戰鬥,今日就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

其他四人也做好戰鬥的準備。

老者卻說道:“你們彆動,我來試試他!”

手中長刀一揮,刀芒綽綽、刀影殘殘、刀勢大開大合,頗有奔騰之意,十分張狂、步步逼近。

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被他的強大刀勢攪斷。

葉凡苦笑,站在原地,淡淡的看著他,抬手。

一股磅礴的氣勢瞬間碾壓而下。

老者麵色一凝,臉色突變,十分警惕,但還是一往無前的衝過去,刀威更加強盛起來,怒砍。

葉凡抬起的手,往下一壓。

老者臉色驟變,彷彿無形中有一股強橫的重力震懾下來,整個人被強行壓下。

嘭!

直接被壓在地上,和地麵來個親密接觸,吃了一口土。

噗……

一口鮮血吐出。

其他四人瞬間緊張起來,盯著老者看。

隻見老者渾身經脈突起、很明顯在奮力爬起來,而就是起不來,彷彿被泰山沉穩壓住。

哢嚓……

身體多處傳來聲響、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那四人終於忍不住。

第一時間衝過來。

刀劍淩厲而霸道、衝破一切,帶著一定的殺機而來。

“住手!”

一道洪亮的聲音驟然響起。

隻感覺到一陣風從眾人身邊掠過。

鏘!

一道身影站在葉凡麵前,擋住殺來的四人,星火四射。

四人急忙停手,麵色凝重。

“老祖!”

男人是一位看起來四五十歲的男子,手持一把長刀,有些責備的看向眼前四人,還有地上趴著的老者,說道:

“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身為丹勁修為武者就可以橫著走,不自量力。”

男人轉身,看向葉凡,說道:

“你們知不知道站在你們麵前的是什麼人?曾經殺過罡勁修為的武道強者,就憑你們也想在葉前輩麵前耀武揚威?我看不過是跳梁小醜。”

在場眾人大驚!

之前的憤怒瞬間消失。

眼前的年輕人殺過罡勁武者?

這……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

自己還冇死,已經是對方手下留情了。

“老祖,您說他殺過罡勁武者?”第一個對葉凡出手的女子上前問道。

老祖看向葉凡,說道:

“晚輩蕭銘,見過葉前輩!”

葉凡看著眼前的男人,說道:

“你是他們的祖宗?”

老祖說道:“晚輩慚愧,如今已經四百六十多歲了,也就是族人纔會稱我為老祖,外人都喊我蕭老怪。”

目光看向蕭老,說道:“我是他爺爺的父親,這個輩分太久遠了,稱呼不知這麼叫,我是蕭家最年長的,便喊一聲老祖。”

葉凡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

“罡勁初期,四百多年了,天賦確實不怎麼樣。”

不怎麼樣?

蕭家眾人直接無語。

這是我們蕭家最強的人,罡勁修為在武道界也算是可以橫著走的存在,你居然說不怎麼樣。

但冇有人敢反駁。

至少蕭家無人敢拍老祖的肩膀。

“你都四百多歲了?真的假的?”楚明月跑過來,兩隻大大的眼睛、水靈的打量著他,說道:

“我看你這模樣也就四五十歲吧,居然都能當祖宗了。”

蕭老走上前,說道:

“祖爺爺是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人,我們蕭家能成為華夏頂流家族,肯定也是得到國家的扶持,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祖爺爺在二戰中立功。”

楚明月看向葉凡,說道:

“是不是一直變強,就可以像他這樣保持容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