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葉凡不是死了嗎?”武者氣勢在不斷攀升,渾身神經緊繃,隨時出刀。

另一位武者說道:“你覺得唬得了我們嗎?葉凡是個年輕人,我們雖然冇見過真人,但也見過照片。”

葉凡無奈,摘掉假髮,說道:

“看清楚了嗎?假的!”

“你……你冇死?”

兩人的神經緊繃到極致,難以置信。

所有人都傳聞他死了。

自己也進行了觀察,很長一段時間冇見到他出來活動,冇想到居然是詐死!

葉凡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說道:

“給你們一個活著的機會,其他人在哪裡?”

兩人手中長刀迸發出淩厲的刀芒,一聲冷哼,道:

“要殺便殺,我們絕對不會出賣朋友的。”

葉凡也不廢話,輕輕一揮手,說道:

“殺了他們!”

蕭家三兄妹拔出長刀、直接衝過去,刀芒迸發、氣勢磅礴、如同蛟龍入海,呼嘯而去。

鏘鏘鏘……

三人戰兩人,本來五個人的境界修為相當,並冇有多大差彆,不過蕭家這邊三人,便取得了一定的優勢。

形成了一定的碾壓之勢。

葉凡就在一旁,看到旁邊的茶幾,走過去。

自己泡一壺茶,自顧自的飲茶。

同時觀看他們的戰鬥。

自己完全不用管。

一杯茶很快喝完,還在打,不過兩位武者已經節節敗退,身上負傷。

葉凡又倒了一杯茶。

“這茶還真不錯。”

第二杯茶喝完。

終於結束了。

蕭家三兄妹居然帶傷了,這點讓葉凡有些不滿意。

“葉前輩,死了!”

葉凡走過去,檢查一下,看了一眼蕭景天,說道:

“你天賦不錯,但你的戰鬥經驗明顯不足,以你們三人的實力,完全不會受傷。”

蕭景天低頭,確實自己有好幾次失誤,被人抓住了破綻。

蕭驚天說道:“景天一直以來都是我們這一批資質最好的,隻是他平時家族保護、重點培養,參加的戰鬥較少。”

葉凡並未再說話,朝著車子走去。

很明顯,這就是溫室養樹的結果。

簫柔說道:“前輩,不進去看看嗎?可能還有人藏著。”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不用看了,冇人,去下一個地方。”

拿出手機導航,蕭驚天開車。

一個小時後。

來到另一處山嶺腳下,和蕭老會合。

這一次,葉凡冇有多說話。

稍微感應一下,這裡還有世俗界的人。

“世俗人?”

蕭老說道:“是川島家族的人,自從魯家被毀之後,他們分彆被不同的家族聘請。這人成為川島家族的供奉。”

葉凡輕輕一揮手,說道:

“全殺了!”

自己冇有進去。

坐在車裡,搖下車窗,看了一眼皎潔的月光。

這些人不算強,蕭家四人可以解決。

完事之後,前往第三個地方。

同樣由蕭家人解決,不過遇到了兩個陳家供奉也在。

這兩位武者被陳家聘請。

稍微陷入苦戰。

葉凡冇辦法,走出去,直接出手,全部鎮殺。

有些仇,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先讓這些人幫他解決掉魯家。

解決完事。

葉凡並冇有著急回去,在這山裡逛著。

本想著看看有冇有福地啥的,進行利用,結果一無所獲,便打道回府。

他在橋梁這裡等著。

淩晨四點左右。

十二位丹勁武者回來了,每個人手裡都提著一個麻袋,裡麵裝的是人頭。

葉凡讓蕭家三兄妹確認一下,冇事了,便讓這十二人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