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家、秦家、川島家族,都來了,看來是避不開了,商業講利益,你們可以出手,價高者得。”

陳誠堅嘴角一揚,說道:

“蕭總,我聽說你們最近已經購買了大量的原石,至少花了上百億吧,我知道你們蕭家財大氣粗,不過我們這邊還有川島家族,東瀛國的頂流家族之一,蕭總要跟我比財?”

蕭博文笑著說道:“比比看唄!”

現場氣氛有點緊張,眾人看戲,劍拔弩張。

葉凡也屬於看戲的一員,現在他的身份還不能暴露,隻有一些特定的人知曉。

陳誠堅目光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諸位,我們陳家和蕭家的實力,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但你們都是古玩行業的,應該也都知道川島家族,如果你們簽署了和蕭家的這份合同,你們首先是違約,要支付違約金,其二,從今往後,秦家、川島家族的合同,你們休想再得到。”

“我把醜話說在前麵,在座各位的原石、礦場,我陳家以高於蕭家一倍的價格收購,你們最好想清楚,秦家在這個行業深耕多年,蕭家不過是剛剛入場,誰是好的合作夥伴,你們應該清楚。”

無形中就是要給這些人施壓,並且願意加高價收購。

兩個超級大家族,誰都得罪不起。

本想看戲,冇想到卻要將自己拉下水。

蕭博文嘴角一揚,說道:

“你確定要比我們家族高出一倍的價格?”

川島沙伊上前,堅定的說道:

“冇錯,加上我!”

蕭博文掃視下方各位,說道:

“你們賺翻了,知道嗎?你們知道我會以什麼價格嗎?接下來,我們有請李總。”

目光看向人群中的一箇中年貴婦。

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看過去。

一個優雅端莊的貴婦手拿紅酒杯,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慢慢的走向前。

陳家、秦家、川島家族頓時臉色微變。

“她怎麼會在這兒?”

“港島李家李倩雪?她……”

“蕭家已經找上港島李家嗎?”

三個家族的人疑惑萬分。

蕭博文往前走幾步,迎接李倩雪。

內地最大的珠寶玉石企業是秦家,蕭家想要入行、抗衡秦家、川島家族這樣的大家族,必須得找行業大佬。

內地市場是不可能了。

那就得是港島,這纔是最優選擇。

若是陳家、秦家不出現、李家自然不出要出麵,可現在情況有變。

在場的不少原材料供應商也認出來了,小聲議論紛紛。

“李總,你怎麼了?”秦奉看向她,看著她從眼前路過,說道:

“為什麼呀?”

李倩雪嘴角一揚,淡淡的微笑,說道:

“自然是合作共贏,商人嘛,利益至上。”

秦奉還是有些不甘心,說道:

“可是你們已經跟我秦家合作了,排除他法協議還在,你們怎麼能……”

李倩雪淡淡的說道:“當初簽訂的協議中,可不包括蕭家,想必你們也冇料到蕭家會突然進軍這個行業吧,我也挺意外的,不過蕭家讓我看到了誠意。”

說完,徑直走上去,並未過多理會。

秦家的人臉色非常難看。

陳家和川島家族也不例外,冇想到突然殺出個港島李家。

港島乃是國際金融中心、經濟中心、李家立足港島、珠寶玉石生意占據半壁江山,實力底蘊深不可測。

即使是陳家也會有所忌憚,特彆是港島高度自治,並不是內地直接管轄,想要乾預,還是挺難的。

蕭博文引領李倩雪上前,目光看向陳家、秦家和川島家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