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可說話算數?高出我們蕭家一倍的價格,既然你們有錢,我可以不跟你們爭,不過我倒是願意當個見證人,不然你欺負這些我請來的客人,他們可都是從遠方趕來,衣食住行、一切都是我蕭家承擔,我可不能讓他們空手而歸。”

陳誠堅頓時臉都綠了,氣得鐵青,憤怒不已。

半路殺出個港島李家是他冇想到的。

一位原料供應商,說道:“陳總,你說話可算數?現在我們就可以簽合同。”

陳誠堅並未說話。

這人又看向秦奉,說道:

“秦總,咱們也是多年的合作夥伴了,你給個痛快話,我們都是痛快人,隻認錢,你們給的錢多,我們就跟你們簽!”

其他人也是躍躍欲試,都是這個意思。

秦奉一時不知所措。

現在問題有些棘手,目前市場競爭極為激烈,一旦失去大量資金,秦家將會如同泡沫,輕輕一吹就破。

陳家不應允,他不敢說話。

沉默了良久。

陳誠堅目光盯著這些原材料供應商,大聲說道:

“你們最好想清楚,我們陳家和蕭家纔會是最後的贏家,一旦賭錯了,後果你們很清楚,最近這段時間,咱們華夏意外死亡的人太多了。各位想壽終正寢還是意外死亡,全在個人覺悟。”

威脅!

**裸的威脅!

弄得原料供應商都不敢說話,一下子安靜下來。

陳家和蕭家之爭,會有結束的一天,如果他們賭錯了,到時候肯定會被贏家清算。

葉凡看到這一幕。

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

楚明心看了他一眼,說道:

“你覺得這事不成了?”

葉凡說道:“這些供應商都是人精、也怕死,現在下注是最危險的,而最穩妥的辦法自然就是拖,兩邊不得罪。”

楚明心頗有意思的看著他,說道:

“冇想到你還懂人性呢。”

果然,一位供應商站出來,看向蕭博文,說道:

“蕭總,非常感謝你的邀請、非常抱歉,我目前無法做主,需要跟家族的人商量清楚,這次的所有消費,我會自行解決,實在抱歉。”

其他人也紛紛表示需要跟家裡商量才能做出最後的決定。

拖字訣!

這些哪一個不是老江湖,鬼得很。

現在下注,結果未知。

陳家和蕭家都惹不起,自費此次的所有消費。

蕭博文並未生氣,也表示理解,說道:

“諸位,我能理解你們,我也不會逼迫你們,但你們是我蕭家邀請過來的,你們給我蕭家麵子纔來,就算合作不成,但咱們以後還是朋友,我請朋友來相聚,豈有讓你們自費的道理,衣食住行,我蕭家全部報銷,這段時間,你們可以去旅旅遊,看看長城、**、故宮什麼的。”

陳家諸人嘴角露出笑容。

雖然不是他們最想要的結果,但這也不錯,至少破壞了蕭家的計劃。

就在這時,他們準備離開。

蕭博文又開口了,說道:

“諸位,這麼快就想走嗎?我們還有事冇解決呢。”

陳家眾人停下腳步,看過去,說道:

“蕭總,你要留我們?”

蕭博文走向他們,身後跟著蕭家不少人,走過去。

從他們身邊路過,來到院子。

看著院子的一批人,以及倒在地上的蕭家供奉、世俗打手的屍體,說道:

“這筆賬,咱們得算算!”

大家紛紛走出。

原料供應商老闆們看到眼前這幅場景,有些驚愕。

在燕京,敢動蕭家的人,也就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