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家這些人想走,怕是冇那麼容易。

陳家等人倒是不慌,在出手的那一刻,他們便是知道可能會有一場大戰,至於多大,這得看蕭家。

陳誠堅很淡然的說道:

“蕭總打算如何算這筆賬啊?”

蕭博文的目光很淡然,看向身邊的兩位武者,這是他的貼身保鏢。

陳誠堅一下子就笑了,說道:

“蕭總,你不會就想讓這兩人跟我的人打一架吧,我們若想走,你攔不住。”

蕭博文退後幾步,說道:

“拿下他們!”

兩位武者冇有衝向院子裡的那些武者,而是衝向陳誠堅等人。

嘭嘭嘭……

兩位武者出手迅速,直接將這些人一個個踢飛,重重的砸在地上,在場眾人都震驚了。

陳家眾人也是有些驚愕。

川島沙伊更是憤怒的爬起來,指著他,怒道:

“你敢指使武者對付我,我要告你,我要向神龍組告你,還有你們兩位武者,你們死定了。”

肚子傳來劇痛,讓她難受無比。

蕭博文急忙說道:“哎呀,兩位武者前輩,我說的是那些人,你怎麼對他們動手了?罪過,罪過。”

急忙走過去,一臉歉意的說道:

“沙伊小姐、你冇事吧?斷了幾根肋骨啊?哎呀,還能站起來呢,看來下手不夠重啊,抱歉,我向你道歉。”

一副假仁假義的模樣,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故意的。

葉凡在人群中都笑了。

果然是老狐狸!

沙伊小姐滿臉怒火,跑到院子裡,說道:

“給我殺了這兩位武者!”

一下子走過來四位武者,一股無形的威壓撲麵而來,世俗眾人紛紛後退。

武者之戰,餘波便可傷及他們,必須要遠離。

葉凡佝僂著身子,緩緩說道:

“該我出場的時候了。”

拄著柺杖、緩緩走過去,像極了年邁的老人,卻在這無形的威壓中不受絲毫影響,逆行而上。

站在屋簷下,深邃的目光盯著眼前四位武者。

抬起柺杖十公分,輕輕往地下一杵!

砰!

一股氣流激盪而出,直接破勢。

屋內、屋簷下的人都感覺不到無形的威壓,有些詫異的看著眼前的老頭,總感覺這老頭不是一般人。

四位武者也感覺到了,停下腳步。

目光專注的盯著葉凡,很是陌生,並未曾見過。

“是他!”

有一人認識,帶著驚恐。

陳昇平急忙說道:“葉辰,你認識他?”

葉辰作為世俗之人,對這個老頭印象極深,僅憑氣勢就能壓爆武者,這已經成為他的噩夢,最近一直睡不好。

夢中多次重現武者爆破、化作肉沫的那一幕。

簡直太恐怖。

葉辰說道:“他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個強大武者,周芳前輩等人就是被他一人殺的。”

陳家眾人不得不重新審視眼前這個老頭,未曾見過。

不過老頭似乎並不著急動手,拄著柺杖,目光打量著眼前的諸人,包括葉辰,說道:

“小夥子,咱們又見麵了,真是緣分呐,自從跟你分輩之後,我給我們村長家去電話了,翠花對你很滿意,說她就喜歡軍人,你要不要成為我們村的女婿啊,上萬頭豬等著你繼承呢,以後你接替村長的班,當我們村的村長,也就變成我們村的首富了……”

葉辰直接無語。

這老頭又開始嘰嘰喳喳了。

蕭博文等蕭家人一臉疑惑,這是啥情況!

楚明心苦笑、葉凡忽悠人、說謊騙人都是張嘴就來,絲毫不帶臉紅的。

葉辰從褲兜裡拿出一塊石頭,丟過去,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