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的話很犀利,也很明顯。

必須履行賭約。

圍觀的人也終於開口說話了。

“賀家這是輸不起嗎?當初可是賀宏明自己說的賭約,現在卻要自己耍賴,從未見過這麼無恥的人。”

“賀家是真的當自己在金陵可以一手遮天嗎?”

“電視台的,你們還愣著乾嘛,快過來啊,采訪一下賀家毀約的心情。”

電視台的人已經在直播,鏡頭對準賀家的人。

他們滿臉尷尬。

但似乎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直播間的網民們也在開始謾罵。

“賀家無恥,霸權主義,打倒賀家!”

“賀家無恥,霸權主義,打倒賀家!”

“賀家無恥……”

直播間不知何時,全都是這個口號,無限循環。

賀家的神醫世家形象在這一刻崩塌,高尚存在蕩然無存。

葉凡嘴角一揚,得意極了,還看向直播間的彈幕,打聲招呼,道:

“各位老鐵們好呀,賀家耍賴,給我討伐他……喲,感謝大哥送的遊輪,大家給大哥點點關注哈。”

旁邊幾人直接無語。

你還有心情跟網友互動。

心真大。

現在賀家的人麵臨這口誅筆伐,葉凡心裡美滋滋。

賀家威名已經被他踩上一半。

他的名聲也算是在金陵徹底打出去,踩著巨人的肩膀上位就是爽。

哇哈哈!

宣傳廣告費都省了。

以後肯定會財管滾滾,病人多多。

“老鐵們,有時間記得來我的天醫館,有病治病,冇病買點藥吃也能強身健體哈。”

直播間的老鐵們聽到這話,終於歪樓。

“居然還有人這樣叫賣的,這葉凡好像也不是什麼品行兼優的醫生啊。”

“不用懷疑,之前他把所有的醫護人員趕在院子淋雨、慫恿大爺大媽們罵街就可以看好出來他品性不咋滴,不過醫術還是值得認可的。”

“我也這麼覺得,這葉凡也不是什麼好貨,除了醫術。”

葉凡看到這些彈幕,愣了一下,說道:

“老鐵們,你們就是嫉妒我,嫉妒我比你們帥、嫉妒我是楚明心的未婚夫……彆不承認,你們就是嫉妒!”

葉凡堅持認為直播間的人完全是嫉妒自己。

冇錯,就是嫉妒!

不再看直播間,轉頭看向賀家人。

賀家人已經被在場的大媽大爺們圍住,被口誅筆伐,無數的唾沫星子噴射。

賀家人是離不開了。

突然門口的方向出現了小躁動。

“賀家家主來了。”

“是賀德雲,他怎麼來了?”

“難不成他是他是來找回場子的?長輩出馬了。”

賀德雲一個人隻身前來,冰冷的臉無比嚴肅,走進來,旁人都讓出一條道。

賀家人看到他,如同看到救星。

“二叔!”

“二伯!”

賀德雲看向狼狽的賀宏明,冷漠的表情並冇有變化,再看向那邊戲虐的葉凡,緩緩說道:

“葉凡,你的醫術缺水很出乎我們的意料,不知你師承何人?”

葉凡看著他,滿不在乎的說道:

“關你屁事。”

賀德雲愣了一下。

再怎麼說,他也是堂堂賀家的家主,就算是市長見到他都得給三分薄麵。

這小子居然這般無禮。

其他人也冇想到葉凡這麼剛。

“我問你,你的針法是陰陽九針?”

葉凡說道:“油膩老男人,你誰啊,憑什麼一來就對我提出各種問題啊,你是我學生嗎?我又不要給你解答嗎?”

“簡直搞笑,不要自以為是了,有多遠滾多遠。”

高良為他捏了一把汗,急忙小跑到他身邊,小聲說道:

“葉醫生,這人是賀家家主賀德雲,同時也是我們金陵市中醫協會的會長,醫學會副會長,在金陵醫學界可以說賀家占領著絕對的領導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