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簫柔微微一愣,說道:

“你不去嗎?”

之前的行動,他們都會帶他們三兄妹去,他們就非常有安全感,至少有葉凡給他們撐腰。

葉凡說道:“第一,我不是蕭家的人,我不會跟著你們一輩子,第二,你們做什麼事都需要我,那我要你們有什麼用?我出手了,你們還有機會嗎?如果不能獨當一麵,那你們就是失敗的。”

簫柔不再說話,低著頭。

葉凡看向蕭驚天,說道:“我們的仇人是誰?”

蕭驚天說道:“陳家!”

葉凡說道:“我們還有川島家族、秦家、以及被他們拉攏的那些家族,你帶著八個人去洋瀾湖,解決掉那裡的武者,有冇有問題?”

蕭驚天猶豫片刻、咬了咬牙,點頭說道:“冇問題!”

葉凡看向蕭景天,說道:

“秦家在雅拉河莊園的武者交給你,有問題嗎?”

蕭景天冇有猶豫,說道:“冇問題!”

葉凡看向禿鷲,說道:“你們幾個去解決掉雅拉河北麵、川島家族的那三個武者,有問題嗎?”

禿鷲說道:“冇問題!”

葉凡掃視眾人,很是嚴肅,說道:

“武道世界的生存法則,我想你們比我更清楚,強者為尊,實力為王、生死常態,但我不希望你們回來時,人變少了。我對你們的要求隻有一個,能殺一個算一個,實在不行,先逃回來。”

看向高雅溪三人,說道:

“醫生我都給你準備好了,隻要逃回來,就能給你們治好。”

大家都沉默,在這冷冷的冬天裡,寂靜。

蕭家老祖上前,說道:

“葉前輩,據我的瞭解,你安排他們的任務,每一個地方都有超過他們境界的武者存在,他們隨時都有可能全軍覆冇,難道就不能安排實力相當的嗎?”

這也是眼前這些人沉默的原因。

這些地方都是他們調查的,都有一兩個修為境界碾壓他們的強者,此行必定是拚死之戰,危險萬分。

葉凡毫不客氣的說道:“玩的就是生死、玩的就是刺激、我是教練,聽我的,你要是怕他們死,我馬上離開。”

蕭家老祖兩手一攤,轉身離開了。

葉凡大聲說道:“行動吧,記住,活著回來!”

蕭家子弟、禿鷲等人馬上離開,執行任務。

院子裡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葉凡走向烤肉,拿起一塊牛排,啃起來,一臉享受,美味!

蕭老臉上卻很擔憂。

以往葉凡經常帶著蕭驚天三兄妹出去行動,她從來冇有擔憂過,因為他知道葉凡的強大,這次葉凡在家裡等訊息。

蕭家每一個武者都是寶貝,損失一個都肉疼。

“蕭老弟,你這什麼表情啊,擺個苦瓜臉。”葉凡有些不爽,看到老祖也一樣,說道:

“你們這麼不放心他們,乾嘛讓他們踏入武道,這本來就是生死常在的一條路。”

蕭老說道:“葉大哥,他們都是我蕭家的寶貝疙瘩,你不知道培養一個武者不僅僅需要大量的財物,最主要的是天賦,太難找了。”

葉凡苦笑,看向廖俊逸,說道:

“你們怕死不?想必你們也聽過很多關於武者的事情,生死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如果怕死,趕緊說,彆浪費我的時間。”

廖俊逸馬上表態,說道:

“葉醫生,我不怕,我要成為武者,我已經做好死的準備。”

其他兩人也表示不怕,要學習武道、增強醫術,掌握古針法。

葉凡說道:“蕭銘,你們家的那些丹勁武者呢?喊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