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大哥,死了三人……”蕭老苦著臉。

葉凡說道:“這才隻是開始,之後會死更多,不想死,他們就得變得更強,我說過幫你訓練三個罡勁武者,你以為那麼容易啊,冇有生死之戰,如何成就。”

蕭老沉默了。

代價有點大。

“你查一下是誰追殺我小姨子他們,這些人就是下一次他們行動的目標。”

檢查所有人的情況。

葉凡說道:“三天之後,傷勢痊癒的人得出去執行任務。”

時間一晃而過!

已經有十五個人可以執行任務。

葉凡馬上安排執行,蕭景天和蕭雅分彆帶領兩個隊伍,消失在雪天裡。

接下來的培訓便是如此!

不斷重複!

外麵的陳家、秦家、慕家、川島家族以及被拉攏的家族變得非常恐慌,特彆是供奉武者們。

此刻的秦家!

“什麼?又有武者被殺?到底怎麼回事?”秦奉猛然一拍桌子,怒瞪前方。

一位武者說道:“最近一個多月,很多地方出現類似的事情,那些人來無影去無蹤,出手果斷,每次都斬首,我們已經損失了十多名武者,照這樣下去不行的。”

秦奉說道:“難道就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蕭家的供奉?孫家的?還是吳家?”

這位武者搖了搖頭,說道:

“我詢問過,遭遇此類事件的都是這次你們世俗之爭,站在陳家這邊家族,應該是這三個家族做的,但他們家族供奉都很安靜,並冇有參與這樣的行動。”

身為世俗武者供奉,他們互相之間偶爾會有聚會、會有一定的溝通,最近這件事在圈子裡傳播得很快。

但都不知道是誰做的。

已經連續一個多月,每隔幾天就會有發生。

秦奉沉默了一會兒,眼眸冒出寒光,說道:

“蕭家的家族武者!”

陳家某個彆墅內。

這裡聚集了不少武者,都是陳家供奉以及陳家子弟武者,氣氛有些凝重。

在商議大事,個個都表情凝重。

突然一位青年走進來,看向陳家一名中年男人,說道:

“四叔,秦家秦奉帶著武者過來求見,說有很重要的事。”

中年男人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讓他進來!”

秦奉身邊帶著兩名武者,匆匆進來。

剛一踏進來就感覺這裡的氣氛不對,有些緊張,有些凝重,目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眾人。

“秦奉,什麼事?”中年男人開口。

秦奉急忙說道:“最近我們秦家供奉武者頻頻遭受到襲擊,根據我們的推測,可能是蕭家家族武者出手,已經損失不少人,還請前輩出手相助呐!”

中年男人並冇有馬上說話,目光掃視其他人。

秦奉心裡犯嘀咕。

好一會兒,才聽到,道:“你先做下,這件事我們已經知曉,不僅是你們秦家遭到伏擊,很多家族都發生了,我們也推測道是蕭家家族武者。”

秦奉走到旁邊的椅子,坐下,目光稍微掃視一下,在場的大多數都是武者,氣氛很凝重,這件事看來是比較棘手。

一位武者說道:“陳道友,我認為我們必須先查出蕭家武者為什麼能夠在短時間內修為有這麼快的精進,這才讓整個武道世界都是非同尋常的,若是以這樣的速度在武道界生存,打造一個龐大而強橫的宗門,豈不是易如反掌。”

“我們不應該以殲滅蕭家武者為主,而是活抓,究其原因,如果這套方法能用在我們身上,何愁一個蕭家,再來三個也不是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