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一說完,馬上就有人表示讚同。

在場大部分人都覺得此法可行。

陳誠堅有些坐不住了,最近遭殃的武者基本都是他這一脈的武者,說道:

“諸位前輩,抓活的終究比較麻煩,而且還不一定能撬開他的嘴,我們直接萬一被跑了,豈不是虧了,而且之前死了那麼多武者前輩,這樣拖拉下去,會死更多。”

他這一脈的武者不算多,這段時間更是折損不少,他的心在滴血。

不然也不會求助主脈。

希望能儘快解決掉蕭家家族武者,不能在損失了,他承受不起這樣的打擊。

一位老者看著他,說道:

“陳誠堅,你說蕭家有一位老頭,實力很強?查清楚了冇?”

陳誠堅搖了搖頭,目光看向旁邊一位武者——金海聖。

金海聖是罡勁武者,也是他這一脈最強的武者,最近那位老頭的出現,引起了金海聖的注意。

這件事,他親自調查。

金海聖看向那位老者,說道:

“關於此人,我查不到任何資訊,武道世界並冇有關於此人的訊息,我還從蕭家供奉武者口中詢問,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而且那人的出現總是很突然,殺了人之後,徹底消失。”

“此人應該是罡勁武者,他若真想藏匿,一般人還真不好找。不過他的容貌是黃種人、應該是亞洲人,估計是蕭家從東瀛國或者棒子國請過來的,不過目前我還冇查到相關資訊。”

陳誠堅說道:“關於此人,蕭家世俗的很多高層都不知道,估計隻有蕭博文才知道此人的真正來曆,或者蕭瑟。”

眾人各自發表自己的觀點。

聊的較多的是關於最近蕭家家族武者到處獵殺他們的武者,還有那個總是突然出現又突然失蹤的老人。

這個會議開了四五個小時。

最終得出一個方案:

派出強者,引誘蕭家家族武者,控製起來,續而引出老人,到時候強者親自擊殺老人。

不過這件事,他們打算邀請川島家族、慕家一同參與。

現在他們是綁在一條船上的人,誰都不能落下。

協調這兩家,又需要一些時間。

還有具體派出哪些武者,也需要時間製定,更要尊重武者的意願。

————————

蕭家秘密基地。

葉凡盤腿而坐,整個人的周圍泛起淡淡的青色光芒、這些光芒似乎從四麵八方彙聚而來,進入他的體內。

身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八卦圖、磅礴的氣勢顯得有些柔和。

陰陽雙魚在跳動,彷彿兩條小魚在水中遊泳。

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勢籠罩四方,在白雪皚皚中。所有人都驚呆了。

不過並未感覺到壓迫感。

蕭家子弟也很詫異,盯著冥想中的葉凡。

嗖!

葉凡升騰而起,來到半空中。

踏空而立,雙手開始推演、撥動腳下陰陽圖,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氣勢隨著他的雙手而變化。

周圍的一切彷彿都被他所影響、地上堆積的原石泛出大量的綠色光暈、不斷被他吸收,還有一些來自遠方的青色光芒。

“陰陽、太極、八卦……”

廖俊逸充滿震撼,目不轉睛的盯著上空的葉凡。

這已經能夠徹底的顛覆他的世界觀,一直以為淩空飛行隻是存在電視裡,冇想到現實中居然看到了。

而且他感覺到周圍空氣的變化、天地間出現了細微的變化。

葉醫生讓他們熟讀原始版的《易經》、《道德經》、《鬼穀子》等等,經過這一個多月被葉凡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