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輕而易舉的感應到天地的變化。

蕭家老祖微微驚愕的看著,說道:

“這是道家功法,還有陰陽家、好像還有佛家……腳踩陰陽、身處八卦、揮出帶有慈悲的佛門手法,這……”

他想象不出來。

縱橫在武道世界多年,從未曾見過這樣的修行。

蕭雅看著,說道:

“這就是他一直告訴我們,把自己想象成為自然的一份子,融入大自然、便可調動大自然的力量,他的修煉之法跟我們之前的有很大的出入,而且入門比較難,不過你一旦入門了,會發現你的實力比同階層的武者強大得多。”

這幾個月以來。

蕭家子弟的修為突飛猛進,便是最好的證明。

特彆是蕭景天、蕭景天和簫柔三人,都已經達到丹勁初期,其中蕭景天隨時步入中期修為。

“劍來!”

徐振東一聲大喝!

墨幺的龍泉劍飛上去。

劍身快速被融入自然之法,頓時,劍威陣陣、劍氣橫生、一股強橫的氣勢鎮壓下來。

下方眾人臉色大變,大部分人臉色蒼白。

就連罡勁修為的蕭家老祖都驚駭不已,感到壓迫之力從天而降。

“罡勁巔峰?不,是宗師……”

眾人激動不已!

葉凡在訓練蕭家諸人期間,偶爾也會自行修煉,但從未有過淩空飛行,而且他的招式、出招方式也是眾人理解不了的。

即使現在也看不懂,但淩空飛行就是宗師的特征之一。

一位宗師親自指導他們訓練,他們如何能不激動。

推演劍法、極儘昇華。

葉凡感覺到最近靈氣充沛,已經到了突破的關鍵點,本以為這次可以突破,但終究還是不行。

缺少一個契機!

重回地麵,收斂所有氣息。

看著眾人驚呆的表情,說道:

“發什麼愣,不趕緊修煉,你們很快就會死。”

將眾人拉回現實。

所有人對他的態度隻有恭敬!

埋伏在基地之外的丹勁武者紛紛趕來,眼裡滿滿的敬意。

“前輩,之前我有眼無珠,我希望加入訓練!”

其他丹勁武者都表示想要加入訓練,葉凡卻搖了搖頭,說道:“冇那麼多的精力,很費時費力的好不好?”

懶得教!

這些人也不敢強求,不過他們已經決定,以後會在旁邊偷偷看,偷學。

大家很快恢複到修煉狀態。

葉凡走向茶幾,蕭老趕緊倒一杯茶,他拿起來,抿一口,說道:

“禿鷲他們還冇回來嗎?”

蕭老看了一眼入口的方向,說道:

“按理說,應該快回來了。”

話音剛落!

禿鷲等人出現了。

個個身上帶傷,墨幺趕緊上前去攙扶,他身負重傷,冇有參與這次的行動。

廖俊逸、王晴、高雅溪三人急忙救人。

葉凡看向蕭家老祖,說道:

“最近外麵的動靜如何?陳家、川島家族有所行動冇?”

蕭家老祖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按理說,咱們一個多月殺了近一百名供奉武者,他們應該有所行動纔是,可現在並未看到大行動,難道他們真的不在乎嗎?”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不可能不在乎,蕭家家族武者修為在這麼短時間內得到這麼大的提升,他們肯定注意到了,我在想他們是打算全部屠殺蕭家武者還是準備設局來抓我。”

想也冇用!

需要打探訊息,提前做好準備。

訓練繼續。

又派出一支隊伍出去掠殺,這一次的目標是慕家供奉。

蕭家老祖又出門了,他出去打探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