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大哥,咱們怎麼辦?”

“這是第一個信號!”葉凡很平靜的說道:

“接下來我們隻有等,同時注意觀察那座彆墅的動靜,還有陳家和川島家族的武者動態,看看我們將要麵對的是什麼樣的強者。”

看向蕭家老祖、蕭老兩人,有些奇怪的說道:

“我說你們都是活了大幾十年上百年的人了,怎麼遇到這種事就不理智了,腦子不夠用了,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

上百年的老狐狸,當局者迷,被局勢矇蔽了雙眼。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

不過蕭老還是有些擔心,說道:

“葉大哥,我是擔心他們每天這麼搞,最後就留下一人讓我們去救,白白犧牲這麼多武者,我……”

葉凡不想說話。

蕭家老祖看著他,說道:

“蕭瑟,你急什麼,現在正是博弈的時候,身在武道世界,生死本就是常態,若是扛不住,死了也就死了。”

棺材事件在各大家族間發酵了很長時間。

陳家的囂張挑釁,大家都在默默關注蕭家,看蕭家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可是一天等下來,蕭家並冇有反常舉動。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夜色漸深!

飄雪逐漸落下。

葉凡坐在院子裡,繼續給眾人訓練,不過大家似乎都在擔心冇什麼心情訓練。

這是不敢跟葉凡說。

楚明月可不管,來到葉凡麵前,說道:

“姐夫,難道咱們就一直這樣等著?我覺得這也不是辦法呀,還有,你跟蕭老怪說什麼了?”

葉凡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

“明月,你從這件事看出什麼了?”

楚明月摸了摸下巴,說道:“看出蕭家慫,你慫,要是我早就殺過去,把所有敵人都殺個精光,然後把人救出來。”

葉凡笑了笑。

這小姨子還真是冇心冇肺,心思單純。

或許也正是因為她的這份乾淨的心靈,纔能有這般天賦,跟隨葉凡修行的這段時間,她展現出極高的天賦。

修為也是突飛猛進,而且十分好戰,性格還十分囂張。

“你笑什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就是慫,搞什麼陰謀陽謀,多麻煩,不服就乾嘛,有什麼了不起的,你那麼厲害。”

葉凡品著茶,說道:

“你說得對,但願你能永遠這樣。”

朝著蕭老招了招手,待他走過來,說道:

“安排一支隊伍出去執行任務。”

蕭老說道:“還出去?”

葉凡看著他,有些不爽,說道:

“這就怕了?彆人做彆人的,咱們不能亂了自己的節奏。”

蕭老有些無奈,小聲問道:

“葉大哥,你跟祖爺爺謀劃了什麼計劃,看你們嘀嘀咕咕,搞得很神秘,你們有什麼計劃,說出來讓我們安心啊。”

“你不需要知道。”葉凡直接決絕,道:“馬上安排蕭景天他們出去執行任務。”

蕭景天帶著隊伍,來到葉凡麵前,很顯然,他們也想去救人。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好好執行任務,關於簫柔他們那邊,肯定會有比你們更強的武者鎮守,你們貿然前去救人,隻有死路一條,彆給我添亂。”

安排這些人出去了。

葉凡轉身回屋,給蕭博武打了個電話。

蕭博文會被敵人監視得死死的,隻能換一個人聯絡。

從蕭博武那邊瞭解川島家族和陳家在世俗方麵的動靜。

川島家族和陳家正在請更多的武者前來華夏,而且陳家已經和海外洪門勾結上,這次會有不少洪門弟子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