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

葉凡睡去。

次日!

接到來自武建華的一個電話,讓葉凡激動得跳了起來。

川島家族在華夏第二大武者基地在昨天夜裡被人拆了,殺了一百多人,而且出手的人明確表示是要為葉凡報仇的。

“誰?”

“那人說她是你師姐,具體叫什麼,不知道,不過現場一片狼藉、我聞到了一些情況,說你師姐出手極為殘忍,緊靠雙拳打爆整個基地,連丹勁武者都不抗揍,直接一拳爆頭。”

“現在她還在華夏,並且放下狠話,要打爆所有的川島家族武者,見一個殺一個,葉前輩,那人真是你師姐嗎?”

葉凡有些激動。

像個孩子,從未這麼激動過。

自己的死訊都過去了那麼久,師姐這纔來替自己報仇。

“肯定是我師姐啊,那人是出了名的暴躁母老虎,她那邊你不用管,讓她折騰吧,你隻要關注一下就好了,有什麼情況跟我彙報。”

“你最好彆惹她,到時候她要殺了,我可攔不住,她很凶殘的,你們十二個丹勁武者在她麵前就是螻蟻般的存在。”

掛了電話。

武建華嘴裡嘟囔著說道:

“這都是什麼人啊,都這麼強的嗎?”

旁邊一位武者,開口問道:

“那人真是葉前輩的師姐?我還想去會會她呢。”

武建華說道:“葉前輩說是,而且他這位師姐很暴躁、實力很強,我們十二人都不夠看,讓我們彆去招惹她,也不需要做什麼,看著就行。”

十二人一下子臉色都黯然下來。

一位女子眉頭一皺,說道:

“葉前輩到底來自哪個宗門啊,咱們根本查不到,還真是奇怪,一個葉前輩已經這麼強了,現在又出現他的師姐,我聽說她的師姐一頭長髮、長相甜美、像個溫柔、禮貌的小姐姐,但出手卻極為暴躁、充滿暴力的一個人。”

一位五六十歲模樣的人,說道:

“武道世界有很多隱世宗門,說不定他們就是隱世宗門走出來的,一般這種隱世宗門都非常強大,若真是如此,咱們以後也算是有個依靠了。”

武建華搖了搖頭,說道:

“雖說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葉前輩前段時間讓我在武道世界尋找一處福地,說是準備打造屬於自己的宗門。如果他是有宗門的人,不應該要建造自己的宗門吧。”

大家一陣犯嘀咕。

想不透、猜不到。

武建華又說道:“葉前輩讓我們彆走遠,最近會有一場大戰,對手可能會有罡勁級彆,而且可能不止一個。”

“罡勁……”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雖為丹勁級彆的武者,但麵對罡勁期的強者,他們也是隻有捱打的份。

北運河旁、某個彆院。

川島沙伊坐在這裡,並不是主座,而是旁邊首位,主座是一個鬍子有十厘米長的男子,禿頂、旁邊擺放著一把刀,眉頭皺皺的。

坐在這裡的還有五個人,都是武道高手。

這些人是川島沙伊請來的東瀛國武者,還有一位華夏武者,來自洪門,此人修為不低。

坐在主座的男子聽著川島沙伊說完,目光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說道:

“沙伊小姐,我讓你查的事,你查得怎麼樣了?”

川島沙伊微微一愣。

自己喋喋不休的說著川島家族和蕭家之間的市場激戰,對方卻似乎並不是很關心,隻是關心自己的師弟。

此人是拔刀術傳人,之前被葉凡所殺的拔刀術高手便是他的師弟。

不過葉凡已死,此人前來便是要趕儘殺絕,殺掉葉凡身邊的親人,而且這次來的拔刀術傳人不止她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