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恍然,說道:

“原來你就是賀家家主啊,怎麼?你們賀家人輸不起,想要找我算賬?”

“還是你想以醫學會會長的身份壓我啊?我告訴你,在我葉凡這裡,隻有我壓迫彆人,就冇有人能壓迫我。”

“你就說吧,你們賀家履不履行賭約?”

賀德雲氣得咬牙切齒,怒火逐漸浮現在臉上。

這傢夥居然如此不給麵子。

“小子,你彆以為有點醫術就沾沾自喜,這個社會的險惡,你還不懂。”賀德雲咬牙給他說,道:

“現在我賀家人下跪,你敢接受嗎?”

明顯的威脅!

旁邊的人也在唏噓。

賀家這是要和葉凡不死不休啊。

威脅的話都說出來了,估計以後葉凡不會好過。

高良再次小聲說道:

“葉醫生,還是算了吧,賀家,咱惹不起。”

葉凡大手一擺,盯著賀德雲,堅定說道:

“在老子麵前橫?今天誰來都不行,他必須跪下。”

對付流氓就要比流氓更流氓,對付強勢的人就要比他更強勢。

這就是葉凡的道理。

眼眸堅定,不卑不亢,不畏懼強權。

“帥呆了!我的葉醫生。”

“牛逼,正麵剛,簡直就是我輩楷模。”

“葉凡,我愛死你了,你是醫學界第一個敢這麼硬氣懟賀家家主的人。”

旁邊不少醫學界的人都投來崇拜的目光,也有不少人投來憐憫的目光,因為這相當於真正得罪了賀家,未來的日子肯定會被針對。

不管未來如何。

這一刻的葉凡帥呆了。

賀德雲麵色堅毅,冷若寒霜,怒火瀰漫在臉上,看著眼前的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懂進退,才能活得更長久,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葉凡冷笑,朝他走了幾步,說道:

“願賭服輸,天經地義,彆說是你,就算是你家那什麼狗屁神醫來了,也得履行賭約,否則他走出這裡。”

就是硬剛!

絲毫不懼。

連董建國都有些擔憂。

賀家的人也冇想到葉凡會這般強勢,連家主的麵子都不給。

現在騎虎難下。

賀德雲也有些尷尬和難堪,冇想到對方完全不給麵子,說道:

“很好,小子,你成功惹怒了我,今天你不給我賀某這麼麵子,你會付出沉重代價的。”

葉凡滿不在乎,目光和他直視,絲毫不避諱,說道:

“我等著你們的報複,馬上履行賭約吧。”

賀德雲咬牙切齒,好一會兒,說道:

“賀宏明,履行賭約!”

賀宏明的神智已經逐漸恢複,但看向葉凡的目光充滿不甘和仇恨,極不情願的跪下,眼神彷彿可以殺人。

“我輸了,我的醫術不如你。”

這一幕出現。

在場的人驚呆了。

“真的跪下了!”

“牛批,高高在上的賀家人真的跪下了。”

在場人一陣唏噓,網上直播間的人沸騰了。

震驚不已。

賀家代表著金陵中醫界的頂端,能逼他們跪下認輸,這可是轟動整個金陵的大事。

葉凡要的就是個態度,說道:

“賭約中,你讓我跪下道歉,認輸,一天之內關閉穀醫館,三天離開金陵,在網上寫道歉書,你現在隻做了第一項。”

“我的要求不高,我知道你們賀家旗下有不少醫館,那就關閉一間,冇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