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有資本的驕傲!

此番前來,幫師弟報仇是一回事,他也在尋找突破。

修為卡了很久,想要突破宗師境、需要契機,來華夏,他想碰碰運氣。

這些人在此聊了很久。

而不遠處的一家茶館頂層,坐著蕭家老祖,目光一直盯著彆院看,有幾分著急。

“冇想到居然來了這麼多罡勁級彆的強者,這次恐怕會很棘手。”蕭家老祖嘀咕著,心裡有些發毛,說道:

“這種級彆的人平日裡想見都見不到,現在突然出現這麼多,為了這點事,有必要嗎?”

這時!

閣樓的門被敲響,走進來一位身穿旗袍的女子,說道:

“先生,您要添茶嗎?”

他站起來,把錢放下,說道:“不用了。”

離開了。

去找一位老友。

在這裡得知川島家族有一個武者修煉基地被一名女子摧毀,大為震驚。

特彆是聽到那名女子是葉凡的師姐,為葉凡報仇的。

從這裡離開後,專程給葉凡打過去電話,將此事說了,葉凡表示自己已經知道,無需關注,不用擔心他的師姐。

那是個狠人,連葉凡自己遇到都得犯怵,在華夏武道世界,能讓師姐受傷的人不多。

蕭家老祖趕回秘密基地,把川島家族請來罡勁武者的事告知。

葉凡琢磨著,思索著,說道:

“你確定冇有宗師?”

蕭家老祖肯定的說道:“你以為宗師是大街上的白菜嗎?小小的東瀛島國,能有幾個宗師,每個國家誕生一名宗師,我們都記在心裡,這種人都是我們遠遠看到就避開的存在,我會不認識?”

葉凡抬頭,看向朦朧的月光,感受著冷風,說道:

“我覺得這幾個人應該不單單是為我而來,你這段時間安排最低丹勁巔峰武者保護好我老婆他們,我覺得既然是川島沙伊請來的,肯定和之前被我殺的那些東瀛國武者有關,我在他們眼中是死了,可這些人可能會為了泄憤,對我老婆他們出手。”

“明白,我馬上安排。”

夜色漸深!

楚明心、餘嘉芸、霍天南三人剛剛結束一個商業晚會,分彆開車回家。

北方的冬天、特彆是深夜,人煙稀少。

三人都喝了酒,有司機開車。

楚明心依靠在座椅上,臉上儘顯疲憊,說道:

“到家了,喊我,我睡一會兒!”

行駛在黑夜裡。

途經一段稍微偏僻的地方,拐進彆墅的道路。

突然路上站著一個男子,手持一把長刀,眼眸直直的盯著馳來的車輛。

嘀嘀嘀……

喇叭響起,此人卻並冇有讓開半步。

無奈車子停下。

司機搖下車窗,腦袋伸出去,喊話:

“喂,前麵的,你不要命了,大晚上站在路中間……”

話說到一半,她不敢說話了。

那人走過來,渾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令她呼吸困難,臉色有些蒼白。

這名男子看了一眼車內,目光瞟了一眼睡著了的楚明心,嘴角露出冷笑,快速伸手,直接扭動司機的腦袋。

隨即,退後幾步!

單手握刀、眼眸寒光乍現。

鏘……

拔刀!

寒光一閃、一道恐怖的刀芒瞬間迸發出來。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馳向前。

就在這一瞬間!

楚明心醒來了。

看到了拔刀的男子的麵孔,但感覺到一股窒息感。

恐怖的刀芒殺來。

轟隆隆……

一輛轎車直接被刀芒切成兩半,瞬間燃燒起來,爆炸聲不斷響起,炸裂連連,熊熊烈火焚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