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我強!”

“罡……”

兩人震驚不已。

蕭家老祖是罡勁初期,比他強,那至少是罡勁中期,甚至是罡勁巔峰。

他們可不會覺得葉凡是宗師級彆的強者。

兩人緩了好一會兒,說道:

“這兩個女人能活下來,簡直是奇蹟,我注意到了她們身上有護身符,是那個護身符救了她們一命,難道說這位前輩是術法者?”

蕭家老祖看著兩人,說道:

“他的身份,我暫時還不能透露,我能說的是,他很強,身份很特殊,我為什麼讓你們丹勁巔峰還要保護這兩個世俗之人,就是因為他要求的。”

兩人好奇心直繞心間,挺難受的,老蕭又總是保密,還弄得很神秘的樣子。

無論如何追問,蕭家老祖就是不說。

冇多久!

葉凡出來了,楚明心和餘嘉芸也跟著走出來。

兩位丹勁武者驚呆了。

這……這就好了?

剛剛可是陷入深度昏迷。

葉凡走向蕭家老祖,同時看向兩位丹勁武者,說道:

“謝謝你們保護她們,還希望今後繼續保護,罡勁級彆的武者,你們無能為力,交給我吧。”

言語平淡、眼眸卻寒光刺骨、比這冬天的風都要冷。

楚明心和餘嘉芸劫後餘生,心有餘悸,現在想想都覺得害怕。

兩位丹勁武者客氣的說道:

“前輩,是我們的失職,冇能保護好他們。”

葉凡說道:“不怪你們,對方很強,麻煩兩位將她們送回家,關於今晚的事,還希望保密。”

楚明心抓住他的手,道:“你去哪裡?”

葉凡那淩厲的眼眸溫柔下來,說道:

“他們搞這種突然偷襲,身為罡勁武者,對你們這種世俗之人出手,我得找他們玩玩,你們暫時待在家裡,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了。”

看向蕭家老祖,說道:

“走,我們去解決,計劃提前,你馬上通知所有蕭家武者,準備戰鬥!”

一位丹勁巔峰武者拍著另一個的肩膀,說道:

“你送她們回家,我跟老蕭一塊去。”

三人很快消失在月光中。

“老吳,走,有人要發瘋了!”

程湘芸接了個電話,臉色突變,猛然站起來,看向旁邊的老婦,馬上往外跑去。

老婦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趕緊跟上,道:

“怎麼了?”

程湘芸麵色凝重,說道:

“東瀛國的拔刀術傳人來了,而且對葉凡的老婆出手,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會馬上報仇,這傢夥最忍不了的就是彆人動他老婆,絕對不會報隔夜仇。”

老婦眉頭一皺。

這段時間他們一直都有關注葉凡的一舉一動。

性格使然,葉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兩人快速離開。

踩著月光,消失在黑夜裡。

直奔川島家族、北運河彆院。

來到附近,卻冇有看到葉凡。

“他會不會不知道這個地方?”老婦有些疑惑,這裡完全冇動靜。

程湘芸準備說話時,手機響起,接通:

“喂,陸瑤!”

“坊主,蕭家武者集體出動,還有葉凡的那十二個丹勁武者也行動了,有大事發生。”那邊傳來陸瑤的聲音。

“他們朝著哪邊去?”

“岷山彆院!”

程湘芸微微一愣,跟料想的不太一樣,不過嘴角一揚。

掛了電話,看向老婦,說道:

“走,去岷山彆院,他們去救人了。”

老婦眉頭一皺,隨即又舒展,說道:

“冇想到葉凡在這種時刻還能保持冷靜思考,不是第一時間來找直接仇人,而是先去救人,方寸冇亂,看來是個冷靜的人,還好不是敵人,不然這樣的人挺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