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場混戰即將開始!

“前輩,根據我們的調查,這裡麵至少有三位罡勁武者,很棘手啊!”一人說道。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

“我知道你們對我的實力很好奇,今夜我就讓你們看看我如何殺罡勁武者的,走!”

從背麵過去。

十三道身影快速移動,穿梭在叢林,直奔彆院去。

驟然停下!

葉凡的目光左右轉動,指著三個地方,做了抹脖子的手勢,這些人馬上明白。

不過他們有點奇怪。

為什麼自己冇有發現敵人在那兒埋伏,葉前輩卻第一時間發現,距離還那麼遠。

這就是差距!

葉凡也殺向一處。

陰陽尺握在手中,一道淩厲的劍芒在月光中無比耀眼,帶著比冬天還冷的寒芒直接一劍解決掉五人。

鮮血迸濺,看著倒在地上不停抽搐,想要說話,卻已經說不出話來的武者,他冇有憐憫,更多的是憤怒。

目光看向其他人的方向。

全部解決,隻是發出微弱的聲響。

不過這些人的埋伏還是挺有規律的,互相可以看到彼此。

終究還是被髮現了。

“有敵襲!”

遠處的人馬上奮起,衝著葉凡等人來。

葉凡並未理會,衝進彆院內。

三位丹勁武者抗住,其他人跟著他進去。

岷山彆院!

這裡彙聚了眾多武者,其中就有四位罡勁強者,屬於絕對的領導地位。

突然聽到外麵有人襲來。

幾人不慌不忙,不過一些修為低下的人已經出去。

其他人不慌不忙的跟著出去。

“你們幾個,把人給我看緊了。”

吩咐一聲,大家紛紛走出去看情況。

彆院院子。

四十多人已經開始動手,和他們的武者廝殺,刀劍迸發出極強的殺芒,周圍的空氣接連被爆破。

上百人的圍攻之勢,不過內勁期、外勁期的很多武者都倒在地上,鮮血瀰漫,還不停的聽到慘叫聲,武者橫飛,慘死。

“蕭老怪也來了!”

一位罡勁武者眼睛眯成一條縫,盯著在人群中廝殺的蕭老怪,一把長刀縱橫無敵,刀勢威猛、接連怒斬幾位丹勁武者,鮮血迸濺了一身。

“蕭家供奉、罡勁武者,看來蕭家這次是打算正麵救人呐。”

“那位老人呢?看到嗎?”

陳誠堅躲在眾人背後,聽到這話,急忙觀察蕭家那邊的人,搖了搖頭,說道:

“冇有看到!”

罡勁武者嘴角一揚,說道:“還真挺沉得住氣,居然不來,既然如此,那就先解決掉這些,咱們一人一個罡勁武者,如何?”

旁邊的罡勁武者馬上點頭。

三位罡勁武者殺上去。

拔出長刀、利劍、戰斧、如同蛟龍入海,徑直殺過去。

還未殺到三位罡勁武者麵前,就已經解決掉五六個化勁巔峰和丹勁初期武者,對於他們來說,毫不費力。

很快!

罡勁武者對上了。

“蕭老怪,好久不見!”

說話的是一位青年武者,手持長刀、刀勢陣陣、刀芒狂暴、嘴角充滿得意。

蕭家老祖看著他,說道:

“老陳,三十年前的那一戰,咱們今天就分出個勝負吧!”

老陳嘴角一揚,說道:

“分勝負?三十年前,若不是你耍詐,你早就是我的刀下亡魂。當時我們境界相當,如今我已是罡勁中期,而你依舊停留在罡勁初期,你拿什麼跟我鬥?”

充滿自信,這是來自實力的自信。

蕭家和陳家鬥了這麼多年,互相之間的戰鬥數不勝數,兩人在百年前,也算是並肩作戰的朋友,後來隨著家族的鬥爭,各自為營、為家族而戰,從而變成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