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芒落地!

無數人橫飛、慘叫連連、殘肢斷臂,到處橫飛、血液加深了月空的鮮紅。

月光彷彿被染成血色。

地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鴻溝。

無數人砸向遠方、吐血、臉色蒼白。

罡勁中期也不例外。

無一倖免。

丹勁以下的武者更是死傷無數。

這是一座島!

一位長髮女子踏水而行,一身古裝、身形飄逸,宛若一隻飛翔的海燕,直奔孤島而去。

島上的武者已經注意到她,五六個武者站在乾淨的海灘上,看著她來到眼前。

當女子踏上海灘,白淨的臉頰露出堅毅、帶著幾分寒冷。

“摩西摩西、這是我們的修煉之所,你是什麼人?”

說出的是東瀛國的語言,幾人手握刀劍、十分警惕。

女子嘴角一揚,說道:

“看來冇找錯,你們是川島家族的供奉、是東瀛國人,這裡是川島家族的修煉基地,對吧?”

“八嘎,你明知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敢來……啊……”

迴應他的是一個巨拳,拳勢滔滔、宛若一座小山、橫推過去。

女子巨拳、宛若洪流、洶湧澎湃、蠻橫奔騰、磅礴且具有極強的殺傷力。

這幾人拔出刀劍、準備迎戰,卻根本來不及。

一拳打爆、五六人直接被拳頭轟飛、發出慘叫、重重的砸在地上。

裡麵的武者們匆匆趕來。

“什麼人?”

一下子出現近百人。

每個人都戰意高昂,憤怒而來。

鏘!

拔刀術!

霸道的刀芒瞬息而至,殺至女子的眼前。

女子無懼,奔騰過去,雙手揮拳、宛若蠻牛、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如同決堤的大壩,無儘的拳意不斷碾壓下來。

刀芒、劍芒、在恐怖的巨拳之下,化為虛無,根本擋不住。

轟隆隆……

巨拳狂威,打碎一切,血肉橫飛、大量的鮮血飛奔向四方。

速度極快。

來到一個丹勁武者麵前,抬腳,狠狠一踩,直接將此人的腦袋踩爛。

“我說過,東瀛國武者,我見一個殺一個,特彆是川島家族的供奉,殺我師弟,你們就隻能陪葬。”

言語中充滿霸氣。

一身恢弘的磅礴之氣奔騰過去,恐怖的氣息籠罩四周、一些內勁、外勁、化勁武者、乃是丹勁武者都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想要反抗!

迎接而來的是一個個巨大的爆拳。

一拳轟殺!

勢不可擋、巨樹轟倒、巨石爆破、上百武者驚恐不已,似乎已經意識到此人是誰。

拳勢驚駭、他們的刀威劍勢在巨拳之下,顯得那麼弱不禁風,一具具屍體被轟爛,這是一場冇有懸唸的屠殺。

女子的巨拳極其霸道、一拳破萬法,拔刀術、柳葉刀法、極道劍法、等東瀛國著名刀法、劍法在她麵前不堪一擊

轟轟轟爆。

這些人隻有驚恐的逃亡。

女子出手殘暴、目光所及、皆是死亡、雙手巨拳、宛若兩座泰山橫掃、慘叫連連。

衝進島嶼內的彆墅!

“前輩,有強者來襲!”

走出來兩位罡勁武者,手握長刀、刀意極強、揮刀斬來,刀勢宛若橫推一切、破空而霸道。

女子嘴角冷笑。

“區區罡勁,也敢在我麵前裝模作樣,給我死!”

雙拳齊下,恐怖至極。

罡勁武者感受到這恐怖的拳意、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刀勢毫無妨礙的被破,麵露驚恐,充滿震驚。

整個人被驚呆了。

巨拳轟下。

兩位罡勁武者直接橫飛,體內傳來哢嚓聲響、筋骨不知斷了多少根。

“宗師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