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德雲死死的盯著他,眼眸如刀,說道:

“冇問題。”

葉凡指著跪在地上的賀宏明,說道:

“他三天之內,離開金陵。”

“不……不可以。”賀宏明慌了,徹底慌了,抓住家主的大腿,抬頭,雙眼哀求的說道:

“我不能離開金陵,我不能離開賀家。”

“二叔,不能答應他,絕對不能答應他,我不能離開……”

賀德雲任由侄子抱住大腿,扯著自己的褲子,目光死死的盯著葉凡,說道:

“可以!”

賀宏明麵如死灰,宛若泄氣的氣球,直接焉了。

整個人昏厥過去,癱在地上。

葉凡又說道:“三天之內,我要看到他在網上的道歉書。”

賀德雲冇有說話,冷漠無比,轉身,道:

“走,丟人現眼!”

轉身離開。

賀家其他人緊忙抬著賀宏明跟上去。

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個鄉下來的醫生真不是善茬。

態度強硬,不畏權貴。

是個狠角色。

不少人沉默了,默默離開。

人群逐漸散去。

最終留下董建國、高良、楚明月等人。

電視台的人也走了。

今天這件事註定轟動整個金陵醫學界,成為一件標誌性的大事件。

董建國終於忍不住,說道:

“葉醫生,你太沖動了,這般強勢,日後必定會遭到賀家的報複,賀家賀老三,賀城坤都是醫學界的高手。”

葉凡無所畏懼,很隨意的說道:

“報複?隻要他們趕來,我會雙倍奉還。”

楚明月也看不下去了,說道:

“董老,難道葉凡就該被人欺負嗎?”

“要是葉凡輸了,賀家的人會放過他嗎?”

“輸不起就不要賭嘛,這賭約本來就是賀宏明自己提出來的,輸了就像耍賴,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董老隻能歎氣,不再說話。

事已至此,說什麼都冇用了。

隻怕日後,天醫館不會安寧了。

董英媛卻和爺爺的看法不一樣,突然有點欣賞這個農村來的人,但她並未說話,走進病房內,看楚明心去了。

而楚明心一直站在屋簷下,看到了剛纔的一切。

說實話,她也挺意外的。

冇想到葉凡這麼強勢,連賀家的麵子都不給。

冇一會兒,董建國告辭了。

高良卻遲遲冇走,來到葉凡身邊,說道:

“葉醫生,董老是為了你好,你彆多想,賀家在金陵確實權勢極大,不過現在已經得罪了,說什麼也來不及了。”

葉凡無所謂,這些人都不必放在眼裡。

什麼賀家,不過小道爾。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你怎麼還不走?還有事?”

高良笑了笑,說道:“葉醫生,我看了你的醫術,非常敬佩,我看你這醫館才一個員工,是不是太少了。”

看向自己的孫女,說道:“若是你不嫌棄,我想讓我孫女在你的醫館幫忙。”

葉凡看了一眼高雅溪,長相一般,比不上餘嘉芸,更彆說楚明心,眼神倒是清澈,穿著寬鬆的華夏風衣服,說道:

“高醫生,我可冇錢發工資。”

高良拉了拉孫女的手,高雅溪說道:

“葉醫生,我對你的醫術非常欽佩,想跟你學習,不用工資的,隻要你治病救人時,讓我在旁邊給你打下手就行。”

高良給葉凡打下手,感受到了葉凡的針法存在妙不可言的玄機,對自己的醫術有極大的幫助。

隻是他老了,各方麵都比不上年輕人。

將這個秘密告訴孫女,讓孫女代替自己跟在葉凡身旁。

偷師!

葉凡何嘗不知他的想法,說道:“你的醫術水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