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湘芸馬上看過去,眉頭一皺,有幾分冰冷,很快又看向戰場上的葉凡。

看到月光之下、柳葉刀法演化出來的刀勢、霸道而淩厲、宛若一片片柳葉、層層疊加、頗有一定規律的斬向葉凡。

葉凡絲毫不慌、甚至還有點冷笑,手中陰陽尺迸濺出耀眼的劍芒、璀璨卻冰寒,劍芒層層擊碎。

順勢而斬!

“啊……”

一聲慘叫傳來。

程湘芸的嘴角一揚,看著船田大和的一條手臂被斬斷,此刻變成雙臂全無之人,無法握刀。

陸瑤說道:“那個是洪門的人,不用管嗎?一旦他逃離,葉凡的身份就會暴露。”

程湘芸搖了搖頭,說道:

“葉凡的身份暴露無疑,剛剛屋內的那名女子已經聽到了外麵的對話,她應該已經將葉凡還活著的訊息傳達給川島沙伊。”

陸瑤沉默了一會兒,不再關注那個洪門武者,看向戰場,說道:

“葉凡明明可以一下子殺死這個東瀛國武者,為何要這般折磨?”

老婦說道:“所以說葉凡是個手段凶殘之人,太過於絕情,我不是很喜歡他,斷人四肢、折磨人,這比死還難受。”

程湘芸突然說道:“他一定很愛他的未婚妻。”

“啊……?坊主,此話怎講?”

程湘芸馬上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急忙恢複正常,一本正經的說道:

“報複、以最殘忍的手段報複!”

下方不斷傳來船田大和的慘叫,四肢被斷、慘叫連連、癱在地上,充滿恐懼、那種來自靈魂的顫抖纔是最讓人絕望的。

“八嘎……該死的華夏人,有本事你殺了我……”

“我大東瀛帝國的武者不容侮辱、請你殺了我……”

葉凡一臉戲虐、一步步走過去,看著被斷了四肢的船田大和,說道:

“妄想殺我老婆、讓你死,那就太便宜你了,我要你生不如死!”

地上流淌著大量的鮮血,葉凡幫他止血、不讓他死去,就是要折磨他。

蕭家老祖等三位罡勁武者看到這一幕,都覺得這是個狠人,萬萬不可招惹,若不能結交,必須得遠離。

葉凡看了一眼屋內、抬腳、踢飛一塊小石子,破門而入、

屋內傳來一聲慘叫。

那個女人死了。

“走!”

葉凡大手一揮,大步離開。

蕭家老祖等人跟上。

“葉前輩,不殺了他,你的身份就暴露了。”

葉凡無所謂的說道:“已經暴露了。”

四人離開。

踩著最後一縷月光回到蕭家的秘密基地。

高雅溪三人已經給簫柔等人治療,恢複了大部分的傷勢。

如今三人的醫術手段越來越強,對於古針法的運用越來越出神入化。

看到葉凡渾身是血回來,還有些擔心,不過並未察覺到葉凡身上帶傷。

葉凡洗了一下身子,換一身乾淨的衣服出來。

很多人都在注意著他,特彆是蕭家供奉,見識到葉凡的恐怖,心頭有一種崇拜和敬畏。

一位罡勁武者上前,雙手抱拳、恭敬的說道:

“晚輩雲興朝,見過前輩,聽老蕭說,前輩在給蕭家後輩訓練,心生羨慕,晚輩在罡勁初期停滯三十年,想儘辦法,卻無法推進半分,還請前輩指點一二。”

葉凡看了他一眼,四五十歲的模樣、氣血旺盛,雙眼炯炯有神,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稍微感受一下。

天賦比蕭銘要好一點,可以幫他踏入罡勁中期,說道:

“你的天賦還可以,不過我這不是什麼大善人,我可以幫你踏入罡勁中期,但對我有什麼好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