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的人再次震驚!

斷了罡勁巔峰武者的四肢,那必須是宗師境實力。

萬萬冇想到葉凡不但冇死,修為還是宗師境。

大家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開始進行討論如何應對。

整個陳家還冇有一位宗師境、老祖如今仍在閉關,葉凡這個宗師卻活躍在外,是個極大的隱患。

宗師一怒,陳家武者、供奉都得死!

自古流傳一句話:

宗師不可辱!

經過一番商量,他們打算暫時妥協。

一位中年男子歎了口氣,說道:

“宗師不可辱,那不是隨便說說而已,葉凡已是宗師境,修為恐怖、如今咱們陳家唯有等老祖成就宗師之境出關才能抗衡,否則宗師一怒,咱們整個陳家都扛不住。”

“另外,葉凡的仇家很多,馬上散佈訊息出去,我可聽說幾個月前,洪門宗師黑虎差點就踏入華夏,但得知葉凡已死,便離開,趕緊將葉凡還活著的訊息傳達給洪門,並且說明葉凡是宗師。”

“還有港島那邊,港島術法者,手段莫測。”

“還有極劍宗、霸刀宗、無極宗……反正將葉凡的所有敵人都通知到位,利用他們暫時牽製葉凡,彆讓他有時間來騷擾我們,我們必須要等到老祖出關。”

“如今能救咱們陳家的隻有老祖了。”

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操作,讓彆人去送死、騷擾葉凡,為陳家爭取更多的時間。

所有人都趕緊動起來。

一時間!

葉凡活著的訊息傳遍整個世俗供奉圈子、還有武道世界經常活躍在世俗的宗門間。

很多人都震驚不已。

特彆是有些人聽到說葉凡是宗師境強者,更是驚掉下巴。

葉凡還活著!

這個訊息一時之間燃爆整個供奉圈子。

之前葉凡的威名顯赫,斬殺罡勁武者,這已經是供奉圈子的極限,無數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突然傳聞葉凡還活著。

有人歡喜有人憂。

山區內的一棟彆處,這裡有不少武者在操練,各種膚色的人都有。

這裡是海外洪門眾多基地中的一個。

“你說什麼?葉凡還活著?”

在場的人大為震驚。

葉凡連斬黑虎前輩的弟子,在重返華夏的洪門弟子中早就傳開,大家都很期待黑虎前輩過來斬殺。

後來聽說葉凡被東瀛國武者斬殺,他們以為事情就這樣了了。

冇想到還有這樣的反轉。

這位是罡勁初期的武者,麵色凝重,說道:

“冇錯,我親眼所見,親耳聽聞,葉凡斬殺了東瀛國罡勁武者,包括拔刀術傳人船田大和。”

坐在中間的男子麵色凝重,旁邊的人更是震驚不已。

船田大和可是東瀛國罡勁巔峰期的武者,一隻腳邁入宗師境的大強者。

這位罡勁初期武者繼續說道:

“我覺得葉凡已經是宗師境,不然不可能如此輕而易舉的斬殺罡勁巔峰的船田大和。”

震驚良久。

大家慢慢緩過神來。

葉凡的強者超乎他們的想象,本來還想著他們這些人合計一下,設置陷進,或許能斬殺葉凡。

可現在看來,有點可笑。

宗師不可辱!

這就說明宗師的強大、不可一世。

什麼高深陷阱,在宗師麵前都是不堪一擊的。

“所有人都不許輕舉妄動。”坐在中間的男子終於發話,神色凝重,說道:

“葉凡已達宗師境,我們這些人雖然有不少罡勁期,但宗師的強大是無法想象的,上天入地,無上神通,人數再多也是送死,我會將這個訊息快速傳達給黑虎前輩,要殺宗師,唯有宗師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