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人有反對意見。

雖然他們對葉凡恨之入骨,但在絕對實力麵前,他們也得乖乖的待著。

沉默了一會兒。

長歎一口氣。

“冇想到重返華夏之路如此坎坷,總能遇到一些找茬的武者,現在葉凡又活著,還真是一樁樁的糟心事。”

————————

這樣的傳聞在供奉圈子裡出現了很多。

幾個武者聚集在一起,大談特談。

“據說當初斬殺東瀛國罡勁武者的葉凡還活著,之前一直在養傷,現在又浮出水麵了。”

“我也聽說了,聽說他已經到達宗師境,非常強大。”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是宗師境、一代宗師麵對罡勁武者,怎麼可能受傷,需要隱藏這麼長時間,他頂多也就是罡勁中期,你們彆想太多。”

“好像有點道理,不過一個罡勁期的武者也是挺強的,在供奉裡,也算是天花板的存在。”

“……”

關於葉凡的各種言論到處都是。

在這寒冷的冬天似乎成為了一個令人熱血沸騰的事。

啪!

“八嘎,八嘎……”

川島沙伊聽到這個訊息,憤怒不已。

猛砸茶幾,茶杯、就在自己的彆墅內。

傭人們都不敢進去,站在外麵都瑟瑟發抖。

“葉凡活著、他的師姐毀了第一大基地,這兩個人簡直就是禍害,必須殺了他們,必須……”

接連而來的壞訊息。

令她憤怒到極點。

從未如此被動。

房門被推開,走進去一位武者,他是丹勁巔峰。

“沙伊小姐,你冷靜點,咱們需要做的是等待。”武者慢慢靠近她,有些心生憐憫,慢慢的把她抱在懷中,說道:

“船田大和的師父石上奈美已經知道此事,她一定會來處理的,事情一定會解決的,到時候這兩人一定會死的。”

川島沙伊哭泣了。

一介女流、漂洋過海來到華夏,打開了華夏的市場,在這邊發展事業,一直以來都蒸蒸日上。

直到遇見葉凡,先是自己的鑒寶大師顏麵儘失、然後是拉攏失敗、接著姐姐生死未卜、現在供奉武者基地接連被毀。

這一切都和葉凡有關,跟他有直接關係。

接連被打擊。

她就算是女強人,也受不了。

依靠在這位武者的身上,似乎放下了所有堅強的外殼,哭起來。

武者抱起來,走到休息的房間,把她放在床上,想要給她蓋好被子,卻被她一把抓住手。

“悠真君,你師祖是宗師境,能不能請他來華夏?”

武者稍微沉默了一下。

宗師境武者屬於傳說般的存在,那可不是誰都能請得動的。

川島沙伊拿著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悠真君看著她,眼前這個絕世美人、東瀛國選美冠軍、絕對的美人坯子,正在投懷送抱。

他的心已經蕩起來。

手掌稍微用力,儘管隔著內衣,但依舊有柔軟如棉花般的感覺。

“我會儘我所能,將他請來的。”

話畢,猛然親下去。

兩人很快就在床上翻滾起來。

這是一場交易,也是一場享受。

——————————

葉凡在蕭家的秘密基地。

高雅溪等人已經在給諸人療傷。

已經是黃昏。

晚餐很豐盛,今天很多傷員。

廖俊逸吃著飯,說道:

“葉醫生,最近我們醫館接連收到來自國家醫協會的電話,請求我們三人出戰東瀛國。”

葉凡看著他們三人,說道:

“請你們?”

廖俊逸有些小委屈,說道:

“葉醫生,雖然我們醫術不如你,但在明麵上,我們三人可是您的醫術傳承者,而你對於外界來說又是個死人,他們隻能找我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