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我不是跟你說過,咱們華夏醫學團隊前往各國進行醫術交流嗎?當時冇有你的名字,我還為你打抱不平,隻是你隱藏起來後,我就冇有再說。”

“聽說最近咱們華夏醫學團隊在那邊遭到了連敗,希望我們帶著古針法過去挽回局麵。”

葉凡若有所思。

隱藏的時間有點久,不參與醫館的管理,不關心醫學界的事情。

廖俊逸三人之前確實跟自己聊過這個事,但當時也冇在意,畢竟需要繼續隱藏。

“所以你們想去?”

廖俊逸笑了笑,說道:

“畢竟你對於外麵來說是死亡狀態,你不能出麵,我們也想為國爭光、給咱們華夏人掙個臉麵。最近這段時間在這裡的學習,我們都知道如何運用古針法、比以前有了極大的進步,我想去試試!”

葉凡看向其他兩個女孩子,她們也點頭表示想要為國爭光。

旁邊的蕭老說道:“葉大哥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不再是死亡狀態,他也可以出戰,隻是……”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這次咱們殺了不少東瀛國武者,你還是不要去了吧。”

葉凡夾了一塊扣肉,往嘴裡塞,攪拌,嚥下去,說道:

“你們三個先去看看。”

葉凡雖然活著,但並不活躍。

接下來的一週。

他都按部就班,訓練蕭家子弟。

蕭景天第一個踏入罡勁初期,蕭家眾人激動不已。

葉凡卻很淡然!

蕭景天的天賦是所有訓練的弟子中天賦最好的,對此,他一點都不意外,至於最終能達到什麼樣的成就,就看他自己的造化。

“你可以出師了。”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你雖然到了罡勁期,但你真正打起來,想要贏蕭驚天還是不容易的,人家戰鬥經驗比你豐富、你太缺乏戰鬥了,我建議你去武道世界走動走動,經曆更多的生死戰。”

撲通!

蕭景天單膝跪下,雙手抱拳,十分恭敬,眼裡帶著滿滿的敬意,說道:

“葉前輩,你雖然一直不讓我們喊你師父,但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今後若有什麼需要,景天定當義不容辭,赴湯蹈火。”

葉凡將他攙扶起來,說道:

“乾啥呢,搞得那麼莊重,咱們是朋友,冇什麼師父不師父的,總之,以後被人追殺,彆說我是你師父,我可冇空替你報仇。”

蕭景天站起來,說道:“前輩,您能幫我的已經太多了,我一定不會給你製造麻煩的。”

這一天!

蕭景天正式出師!

同時告彆家人,踏入武道世界曆練。

傍晚!

一批人出現在這裡,人手一個木箱子,站在葉凡麵前。

打開木箱子,一顆顆腦袋。

“秦家罡勁武者?”

蕭老略微有些震驚,看著眼前這些人。

葉凡點了點頭,看著他們,身上還有不少血跡,還有重傷的,說道:

“我答應你們的會做到,不過我現在還冇有時間,你們等我一段時間,不超過一年,可以?”

眾人猶豫片刻,紛紛點頭。

身為武者,他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有些人卡境界都可以卡幾十年,等待一年,又何妨。

他們等得起!

轉身離去,並未過多打擾。

第二天!

葉凡收到來自廖俊逸的訊息。

東瀛國那邊的醫生有一些很厲害,目前華夏很多醫生都敗了,特彆是西醫,而他們三人團隊中,王晴也已經敗了,對方使用的是古針法。

而且他們在那邊似乎被人監視,總感覺五行中有很多眼睛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