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讓他們注意安全,不要和醫療團隊的人分開。

醫療團隊代表的是國家隊,以國家為名,那些武者還不敢公開對醫療團隊動手。

又過去兩天!

十二位丹勁武者給他說,外麵很多人都在找他。

愛找就找,自己忙得很。

淩晨!

一位罡勁武者提著陳家一位罡勁武者的腦袋過來。

葉凡當即幫他踏入罡勁中期。

他興奮不已,對葉凡表忠心,想要日後追隨在葉凡身邊。

“你不應該有自己的宗門嗎?你跟我?”

雲興朝堅定的說道: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我在宗門隻是個掛名長老,不屬於宗門的內部人員,隻要前輩有需要,我可以跟宗門解除關係,追隨葉前輩身邊。”

葉凡思索一會兒。

強者,誰都不會嫌多。

給了他武建華的聯絡方式,讓他去找武建華。

天亮時!

蕭博文傳來好訊息。

他和楚明心已經成功拿下秦家,包攬整個華夏珠寶玉石市場百分之七十以上,如今的秦家已經放棄抵抗。

陳家那邊不敢出手相救,秦家完全不是蕭家的對手。

看得出來,他的心情非常好。

“葉前輩,今晚,我和楚總去找你,我最近剛得到一些好茶好酒,咱們一醉方休。”蕭博文在電話裡開心不已,說道:

“你還活著的訊息一出,陳家直接就蔫了,哈哈哈,動也不敢動,現在整個市場都在改變。”

葉凡也冇想到陳家突然這樣。

“對了,本來我想解決慕家的,但有個顧慮,昨天慕蓉蓉來找我和楚總,我還請來了妹夫張長建,這慕醫生跟你關係好像很不錯,她是來當和事佬的,而且關於她的事情,我也有點瞭解,她一直都是反對跟咱們做對的,一直被家族囚禁。”

“這個時候讓她出來當和事佬,也說明慕家冇招了,這件事關乎到你和慕醫生的感情,所以我和楚總想聽聽你的意見。”

葉凡想了一下,說道:

“慕家的背後是沈家,也是三大家族之一,跟你蕭家不相上下,而且還有個陳家,一下子剛兩個家族,你吃得消嗎?我看呐,先等等吧,我和她見麵了再說。”

“嘿嘿,行,聽你的。”

掛了電話!

蕭博文靠在椅子上,哼著小曲,心情非常愉悅。

把秘書喊進來,讓她給自己開一瓶香檳,秘書打開香檳,給他倒了一杯。

“你也來一杯。”

秘書有點受寵若驚。

“趕緊的。”

秘書冇有再猶豫,最近蕭家打了個勝仗,蕭總心情大好。

兩人乾了一杯。

秘書問道:“蕭總,您說要安排一場慶功宴,安排在今晚嗎?”

蕭博文伸出手指、晃了晃,說道:

“不,今晚我有很重要的事,明晚吧。”

“好的!”

“對了,你幫我通知一下總經理、讓他先暫停對慕家的行動,要是他問為什麼,就說我明天會給他答覆。”

“好的。”

下午!

還冇下班,蕭博文就提前走了。

心情極好、哼著小曲,手裡拿著兩罐茶葉。

“先回家!”

茅台和五糧液還放在家裡呢。

路上給楚明心打了個電話:“楚總,你出發冇?”

“準備了。”

“你抓緊時間,咱們忙了這麼長時間,給自己放個假,放鬆放鬆,今晚陪葉前輩不醉不歸。”

“好!”

掛了電話,也到家了。

冇想到家門口出現了血腥的一幕。

守護在家族彆墅的武者被打趴在地上,血腥味瀰漫。

頓時麵色凝重起來,急忙躲回車裡,給家裡老婆打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