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怎麼回事?有武者來家裡?”

“博文,你趕緊回來一趟,突然來了個人說是找葉前輩的,讓我們把人交出來,說是葉前輩的師姐。”

蕭博文微微一愣。

“葉前輩的師姐來了?”

趕緊下車,小跑著進去。

隻有兩個武者躺在院子裡。

管家、傭人都躲在門口外,不敢進去,戰戰兢兢的。

蕭博文走進去,看到家裡很多人都站在客廳,大氣不敢喘,一個個緊張的,盯著坐在沙發上的一名長相甜美的女子。

一頭長髮、依靠在沙發,一雙長腿疊加在一起,儘顯優雅賢淑,精緻臉頰、五官挺立、纖纖玉手,悠然自得的品著茶。

“倒茶!”

女子敲了敲茶幾。

蕭博文的老婆急忙小跑過去。

蕭博文加快腳步,走過去,搶過茶壺,陪著笑臉,給她倒茶,說道:

“前輩,您是葉前輩的師姐?”

女子抬眸,望著他,紅唇傾動說道:

“你就是蕭家家主?”

“晚輩蕭博文,您喊我小文就行,葉前輩也這麼喊我的。”蕭博文陪著笑臉,說道:

“我知道葉前輩在哪兒,我正準備去找他呢,我帶您一塊去,如何?”

秦家彆墅。

所有人都彷彿丟了魂,喪了氣。

“終究還是敵不過蕭家,三大頂流家族名不虛傳。”秦勇感歎,看向外麵逐漸落下的夕陽歎息。

一位老婦皺巴巴的眉頭雖然也有些不甘,但事實擺在眼前,說道:

“我們不是輸給蕭家,而是輸給陳家,葉凡還活著的訊息傳出,陳家就蔫了,不敢輕舉妄動,憑藉一己之力便能讓頂流家族沉默,葉凡是第一人。”

秦家一位年輕男子說道:

“奶奶,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了嗎?供奉死了,祖爺爺被殺,原石產業被阻,但我們依舊在,咱們還可以聘請更多的供奉、我不信一個葉凡就能壓倒我們所有人。”

家主秦奉從座位上站起來,看向西方的夕陽,說道:

“陳家給出的訊息是葉凡已是宗師境,唯有陳家陳老怪才能壓製,也就是說我們隻有聘請到宗師境才能和葉凡抗衡,而據我所知,武者達到罡勁便極少願意成為家族供奉、除非自身家族有罡勁武者,和他結交纔有可能,如今我們秦家罡勁武者已經被殺,不可能了。”

所有人黯然失神。

秦家落寞了,連主產業都守不住。

被蕭家和明凡集團搶光,如今實力已經十不存一,供奉更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所剩寥寥無幾。

很多為秦家工作的外姓人都紛紛離職。

他們知道秦家劫數將至,現在隻是滲透內部的開始,後續還會有更加慘烈的情況出現,如果不離開,定然會被波及。

秦家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老婦看向秦奉,說道:

“蕭家不會放過我們的,蕭家最大的依仗是葉凡,我們想要安全的活下來,必須要把傾城找回來,她和葉凡有不錯的交情,唯有她才能保住我們。”

秦奉也意識到這一點,說道:

“傾城自入武道世界後,銷聲匿跡,想要尋找,恐怕不是那麼好找到。”

老婦說道:“找不到也要找,她是我們的秦家唯一的希望,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都必須把她找回來,否則我們秦家將會向鐘家和陸家那樣、高層儘亡,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死。”

秦奉正色道:“我明白,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的,希望蕭家彆動手那麼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