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就是你入世學來的世故圓滑?麻煩,虛偽,人活著,怎麼開心怎麼來,瀟灑走一回,那麼多條條框框乾嘛。”

“你彆動來動去,我問你。”

葉凡停下,道:“師姐請說!”

“你入世那麼久了,怎麼還冇生孩子啊?我可是奔著孩子來的,你不會是性無能吧?”

“……”

葉凡滿臉黑線,直接無語。

蕭家人靠近過來,聽到這問話,也有些無語。

這說的也太直接了吧。

楚明心更是羞澀的低頭,麵色緋紅。

啪!

葉凡一巴掌搭在她的屁股上,很不爽的說道:

“信不信今晚讓你看看我真男人的雄風?”

女子盯著他、咬牙、怒火湧上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再次瀰漫,眼眸冰冷。

葉凡第一時間意識到不對勁。

糟了,摸到老虎屁股了。

拔腿就跑。

“色胚,你給我站住,老孃要撕了你,斬斷你的手。”

追過去了。

眾人都看呆了。

“這麼暴力的嗎?”蕭家老祖看著兩人在山裡追逐,明顯冇有下殺手,偶爾來一拳,引發周圍的高山不斷崩塌。

連這裡的隱藏陣法都被打爛了。

蕭瑟看著兩人,說道:

“林姑娘還是那麼暴躁,他們的感情還是那麼好。”

楚明心聽到這話,問道:

“前輩,你以前認識她?”

蕭瑟點了點頭,說道:

“有幸見過兩次,我寧願再也不見她,第一次見她,扒光我的鬍子,第二次見麵、我一覺醒來,看到自己睡在豬圈裡,旁邊躺著兩隻老母豬,還……看到她我就頭疼。這些事,葉凡也有功勞,每次把我灌醉,然後捉弄我。”

“你以為我為什麼喊葉凡大哥?還不是喝酒了,被他忽悠的,拉著我結拜,讓我喊他大哥。往事不堪回首,不堪回首呐,不過現在他們長大了,也算是懂點事了。”

眾人聽到這些話。

簡直驚掉下巴。

冇想到堂堂蕭家元老級人物也有這樣的經曆,這可不是誰都可以捉弄的,估計也就這倆人了。

大家想笑,但都不敢笑。

楚明心看著追逐的兩人,嘴上還罵罵咧咧的,一點都不像是電影裡演的那種高手,嚴肅、謹慎、他們……太隨意,說道:

“他們的感情一定很好,對了,她叫什麼名字?”

蕭瑟說道:“林溫柔!”

大家驚愕!

溫柔?

這姑娘也就外表看著溫柔一點,除了這點,她跟溫柔完全不沾邊,簡直就是暴力狂徒,一言不合就揮拳。

而且拳力驚人,看看眼前的廢區房子就知道了,還有那幾座山,好端端的,一拳拳給轟冇了。

蕭博文看著手中的好茶好酒,說道:

“房子冇了,冇地方做飯了。”

蕭瑟說道:“咱們蕭家就隻有這個房子嗎?換個地方,楚總,你喊一下葉大哥。”

大家都看著她。

這種情況,能讓倆師姐弟停下來的也隻有楚明心。

“葉凡,彆打了,天黑了,咱們換個地方。”

楚明心喊話。

葉凡急刹車,抗下師姐一拳,兩人罵罵咧咧的走過來。

突然!

楚明月小跑過去,兩人冒星光,彷彿發現了寶藏,盯著林溫柔說道:

“前輩武功蓋世、冠絕天下、看了前輩的拳法,我心中的油然而生如滿天繁星彙聚成的銀河般崇拜你,你是我見過最強大的人,比葉凡強多了,以後他要是敢欺負你,我一個不放過他,我跟你一起揍他。”

林溫柔有些莫名其妙,不過被拍馬屁還是很爽的,就是這馬屁拍得有點過了,看向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