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什麼話啊?”林溫柔瞪著他,說道:

“我可是孩子的姑姑,我會對他不好嗎?我疼她還來不及呢,你們倆彆廢話了,抽個時間,造個孩子。”

葉凡直接無語。

這暴力母老虎要自己的孩子乾嘛啊。

露出甜甜的笑容,問道:“親愛的師姐,請問你什麼時候走啊?”

“乾嘛?趕我走啊?”林溫柔瞪了他一眼,轉頭看向楚明心,說道:

“你不歡迎我?”

楚明心急忙擺手,說道:

“我當然歡迎師姐,葉凡,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師姐好不容易來一趟,多待幾天。”

林溫柔說道:“不,我不是待幾天,我要等你們生孩子,你們什麼時候生,我什麼時候走。”

“……”

這給楚明心整不會了。

這師姐這麼執著於自己的孩子,這是為啥啊。

葉凡說道:“不走也好,我最近仇人有點多,你在,剛好可以幫我。”

“你想多了,想要我幫你解決麻煩,不可能。”林溫柔毫不猶豫的拒絕,話鋒一轉,說道:

“除非你們給我生個孩子出來,否則一切免談。”

“……”

蕭家眾人也不敢問,不敢說,隻能默默吃著。

葉凡直接拉著楚明心換個火堆,不跟她靠近。

林溫柔又去找楚明心,繼續挖掘兩人的秘密。

夜色漸晚!

在場的人都喝醉了,第一個醉的是楚明心,被葉凡攙扶進去睡覺。

接下來,武者們也紛紛喝醉。

還有人發酒瘋、跑出去外麵打了一架。

最後隻剩下葉凡和林溫柔兩人。

其實兩人也快醉了,但都還能喝。

他們都是修煉之人,本身就是海量,今晚喝的實在太多,連他們都撐不住了。

葉凡醉醺醺的摟著師姐的肩膀,說道:

“師姐,你這是在故意灌醉我呀?你想乾嘛?憋得什麼壞呢?”

林溫柔是最清醒的一個,說道:

“師弟啊,我可都是為了你,把這裡的人全部都放倒了。我是你師姐,我還能害你不成?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

“為了我?鬼纔信,以前我實力不如你的時候,你天天揍我,我永遠都記得,我的童年充滿了被你揍的陰影。”

“師弟,你這麼想就不對了,師父說了,想要學會打架,就得先捱打,你現在不是比我強那麼一丟丟了嗎?還不都是我的功勞。”

“嗬嗬,你還真會開脫……”

“彆廢話了,師姐不會害你的,來,吹了!”

兩人拿起一瓶茅台,直接吹瓶。

半個小時!

葉凡終於還是撐不住了。

林溫柔也快撐不住,但為了心中偉大的計劃,她必須撐住,把師弟扛上肩膀,走進屋內,推開一個房間。

房間裡,柔軟的床上、楚明心躺著,姿勢有點不雅,臉蛋撲紅撲紅的,酒勁還冇過去,嘴巴吧砸幾下。

將葉凡放在床上。

看著兩人躺在一張床上,滿意的轉身就要走,嘴裡得意的說道:

“師姐一切都是為了你,趕緊造孩子吧,嘿嘿。”

走到門口,絕對不行。

轉身,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這樣還不行,我好人做到底。”

走到床邊,把楚明心的衣服全扒了,看著這完美的身材、通體光滑、潔白如玉,簡直太美,連自己都忍不住咽口水。

“師弟啊,你豔福不淺啊,這樣的絕世美女都被你睡了,生出來的孩子肯定很漂亮。”

走到另一邊,開始拔葉凡的衣服,隻留下一條褲衩。

同時把兩人的衣服全部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