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令楚淵懵逼的是,滿堂這麼多人,他說號令的那兩位長老,已然冇有出來。

“嗯?”

“八長老和九長老呢?”

“是聾了還是嚇傻了?”

楚淵簡直要氣死了,一雙虎目掃視四方,妄圖從下方眾人之中,找到這兩位長老的身影。

但可是,等來的,依舊是唐顯苦澀的聲音。

“回...回稟老門主,八長老和九長老他們,也...也犧牲了。”

“也死在了,楚天凡手中。”

即便這些話說起來萬分沉重,可是唐顯依舊強忍悲慟,說了出來。

數年前,雨林一戰,楚門便在葉凡手中,折損了兩大長老。

最近這段時間,葉凡兩上楚門,先殺六長老,至於八長老,則是倒在了葉凡的四個手下手中。

可以說,而今的楚門,元氣大傷,實力遭受了致命性的打擊。

轟!

當時,楚淵身上便有無儘鋒芒轟然炸開,麵前長桌瞬間粉碎。

“這該死的楚天凡!”

“不將他挫骨揚灰,我楚淵就是他孫子!”

楚淵無疑要被氣炸了,自己喊了四個人,竟然都被死了,而且都被葉凡殺了。

可想而知,而今楚淵心中是何等崩潰與憤怒。

最後,楚淵都不敢點名道姓的派發命令了,就怕自己點一個死一個,那他這老臉也不用要了。

“大長老,你看著派人去吧。”

“記住,一定要將整個城市的出入境口岸全部派人盯著。”

“而後,再發動我們楚門在本地所有能量,全城搜捕楚天凡。”

“總之,一有楚天凡和唐韻蛛絲馬跡,立刻像我稟報!”

“另外,楚深,你暫時接管楚家一切事物。”

“並立刻傳喚玄冥二老,讓他們倆來見我。”

對唐顯下完命令之後,楚淵又看向一旁的楚深。

如今楚正良已經是個半死了,但楚家還有一堆事務需要人打理,這個活隻能交給楚深來辦了。

隻是,冇有人知道,這個時候的楚淵,傳喚玄冥二老,究竟有何深意。

安排完接下來的工作之後,楚淵似乎想起了什麼,屏退眾人之後,單獨留下了唐顯:“瓊斯家族那邊怎麼樣了?”

唐顯歎了口氣,搖頭道:“還是有情緒。”

“尤其是瓊斯家族的那位大少爺,叫囂著要跟天齊少爺拚命。”

楚淵皺了皺眉頭:“問一下他們,想要什麼補償。”

“隻要我們楚家能做到,他們任何要求,都會答應。”

唐顯沉默了片刻,而後低聲繼續道:“我說了,他們就一個要求,殺人償命,欠目還珠。”

“這不可能!”楚淵斷然拒絕,“告訴他們,事已至此,木已成舟,碧眼金花瞳既然已經落到我楚家人手中,已經不可能還回去了。”

“而且,那瓊斯家族的小公主已死,便是還,也無人可還。”

“莫非,他們還想讓這祖傳聖物,移植到一個死人身上不成?”

“豈不是暴殄天物?”

楚淵厲聲反問,言語之中帶著幾分憤怒。

不過,說過之後,楚淵的情緒也便淡了許多。

“罷了,畢竟這事,也是我楚家理虧。”

“可始作俑者已經得到了懲罰,我兒子不是已經被釘在楚門山上受生不如死之罰了?”

“你辛苦一下,多勸勸他們,讓他們適可而止,當以大局為重。”

“我楚家,以後定會補償他們瓊斯家族的。”-